筆趣閣 > 零一隊長 > 第一千零三十章 樂天的變化

第一千零三十章 樂天的變化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zwkdmmm.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盡管生性魯莽,但樂天對自己究竟處于一個什么情況之下非常清楚。不過這件事他卻沒辦法告訴任何人,只能默默承受著煎熬。眼看比賽將至,心里的那根弦終究是繃到了絕望邊緣,在完全想不出辦法的情況下才會帶著花來祭奠魯道恒,也算是祭奠自己即將結束的職業生涯。

    想到這里,魯云茜不禁有些同情起這位血戰天下的隊長。從他臉上已經看不出原先樂天那股桀驁暴力的樣子,低頭垂眼佝僂著身子,沒有半點少年姿態,反而像輸到底的落魄者一樣充滿無奈,似乎只等命運將自己送往無法控制的未來。

    ——他也太慘了吧,那個袁彬還真是毀人不倦啊!

    魯云茜是個內心敏銳又極富正義感的女孩,頃刻間生出了想幫樂天走出困境的念頭。但這件事如果連樂天都勸不住袁彬,外人就更沒辦法插手。她無助地看向旁邊那座哥哥的紀念碑,可惜石碑什么反應都沒有,就是死物一塊。

    要不然……

    魯云茜動了動身子,朝辦上機卡的前臺方向望去。

    晴川立馬看出了魯云茜的想法,嚴肅地對她搖了搖頭。

    ——就算是魯道恒也一樣無法改變袁彬的主意,血戰天下只有血戰天下的人才能救。況且下午還有比賽,在這里用身份證登記上網會惹來大麻煩,不要節外生枝。

    從晴川臉上讀出這些內容后,魯云茜猶猶豫豫地縮回了邁出一步的腳,但總覺得不能就這樣離開。她想了想,忽然彎腰從裝著兔頭的袋子里摸出一個抽真空的辣兔頭,伸手遞給了樂天。

    “這是老哥以前最喜歡吃的兔頭,我特意跑過來買的,送給你一個吧!今天下午比賽好好加油,不要想以后的事,老天會眷顧有理想的人的!”

    樂天完全沒想到魯云茜居然會有這樣的舉動,望著那包兔頭沒接,眼里全是疑惑。魯云茜一把塞進他的手里,然后羞紅著臉提起地上的袋子拉住晴川就朝網吧大門走去。當她走到門口時,又忍不住回頭多喊了一句:“喂,下午別遲到啊,遲到的是兔子!”

    樂天看了看手里被辣椒油包裹的袋裝兔頭,又看了看旁邊魯道恒的紀念碑,深覺這對兄妹都是很不可思議的人。一個為了救與自己不相干的陌生人而犧牲,另一個在比賽開始前給對手送兔頭當鼓勵,這世上還有比他們更傻的兄妹嗎?

    樂天在口罩下笑了笑,忽然間,一個念頭浮上腦海。

    ——既然魯道恒前輩能為陌生人犧牲性命,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做出犧牲,選擇救隊友?

    有此想法后,樂天的眼神忽然堅定下來,同時感到一股不同于魯莽的勇氣涌遍全身。他再度恢復成以前那個昂首挺胸傲氣十足的少年,緊握著那只兔頭朝魯道恒的紀念碑鞠了一躬,大步走出了網吧。

    由于血戰天下的比賽成績每況愈下,而且打得越來越垃圾,除了和一些當紅隊伍打主場比賽時場館觀眾能多點,其他比賽場次幾乎都沒什么人來,售票僅能維持成本開銷。

    但今天下午的比賽卻完全不一樣,售票早已在網上賣光,就連從不炒血戰的黃牛都翻倍炒起了血戰天下主場的門票。入場開始后,場館內觀眾密密麻麻座無虛席,一眼望去全是應援熒光棒和彩旗的海洋,完全不輸大型比賽的人氣。

    能有這樣的空前場面,是因為在很多人心中這場比賽具有特殊意義。血戰天下在三年前進行了一次大換血,幾乎換掉了所有的主力選手,包括著名的雙人搭檔魯道恒與晴川。今天血戰天下打零一戰隊,就相當于現役的血戰天下和過去的自己決戰。且不說這場比賽會不會精彩,只要能看見恒刀一劍揍墨云哀,就已經滿足了大多數人的期望。

    而且兩家戰隊在積分榜上排名懸殊巨大,這也有可能是今年血戰天下唯一一次和零一戰隊在C市交鋒的機會了。

    “這次人真多,都是來看晴川的吧。”樓海航說,他和邱洋一起靠在三樓休息室的外墻上,透過這里的玻璃窗可以看到下方觀眾席,滿目都是代表零一戰隊的小旗子,血戰天下的旗少得可憐。

    “晴川,李優,周珂,以前C市玩鏖戰的都是他們的粉絲,雖然走了幾年,人氣還是很旺。今天這場也算眾望所歸的回娘家,當然要來看他們打比賽了。”

    “哈!是來看他們怎么把我們打出翔的還差不多。”雷云聽見他倆聊天也從休息室走出來,拎著礦泉水瓶喝了一口,臉上忽然閃現出八卦笑容靠近樓海航和邱洋問:“哎,你有沒有覺得今天樂天有點奇怪?”

    “奇怪?哪奇怪,他不罵你了?”樓海航一皺眉,覺得雷云很是莫名其妙,居然在這個時候還想著八卦自家隊長。

    “樂天就在里面,你背后嗶嗶人家,不怕挨揍?”邱洋笑了。

    “我說真的,樂天剛才回來的時候我看見他把一個東西放到了包里,又把包鎖進了柜子里,你們猜猜他放的是什么?”雷云故意壓低聲音說。

    “人家買東西放自己包里有什么可奇怪的?馬上就比賽了,調整好心態,別成天跟狗仔一樣玩八卦。”樓海航對他有點不耐煩,抬腳正打算回休息室時,雷云忽然一把緊緊抓住了他。

    “哎別走嘛,我跟你們說,我看見那東西是一包辣兔頭,抽真空袋子的那種。樂天以前可說過不喜歡吃兔子,卻在比賽開始前拿了個辣兔頭放包里,還像寶貝一樣鎖起來,你們不覺得奇怪嗎?”

    “你太八卦了!”

    樓海航已經完全不想再和雷云說下去,甩手撇開他大步走回到休息室。邱洋對著樓海航的背影笑了笑,賤兮兮地靠到雷云身旁,小聲地問:“哎,還有啥樂天的八卦?接著說說。”

    樓海航一進門,卻見樂天正坐在自己放東西的沙發旁,視線也對上了他。

    樂天看起來似乎有話要和他說。

    樓海航心里一萬個不想理樂天,其實這一年里他和樂天說話的次數屈指可數,堅持用漠視的方式反對樂天帶隊。他也是第一個故意輸掉內部比賽拒絕上場的隊員,看到樂天在場上大聲訓斥著不知道該怎么打配合的替補,反而覺得非常有趣。若不是這場比賽將要和恒刀一劍他們對決,樓海航還會繼續選擇輸掉比賽,哪怕被罰款也無所謂。

    如果不坐過去,必然會顯得他怕樂天。

    樓海航雖然不愿意理樂天,但絕不會在隊里展露出怕樂天的姿態。他大步流星一屁股坐回到自己沙發里,剛拿出手機準備看看時間,耳邊果然響起了樂天的話語聲。

    “1V1輪你的對手是魯云茜,她擅長拼手速和技巧,等上場了換件閃避胸甲,比你加暴擊的屬性有用。”

    “嗯?”樓海航懷疑自己聽錯了,緩緩轉過頭看向樂天。

    “你照我說的做,肯定不會錯。”樂天略一低頭,避開樓海航質疑的目光,“你也可以再換個移速鞋,如果她貼身粘你,只要有個閃避生效的機會,你就能反殺出去。”

    樓海航看了樂天一陣,腦子里不禁浮現出雷云八卦出的“樂天今天有點奇怪”這句話,深覺剛才誤會了雷云。

    按照以往樂天的脾氣,跟人說話從來都是“別托我后腿”、“我去網吧隨便薅個人過來都比你強”、“老子是隊長”這類強硬甚至帶有侮辱性的言語,根本不可能坐下來和隊友心平氣和地說話。今天他居然這么溫和地建議著樓海航的裝備搭配,實在是兩三年里頭一回。
重庆时时一直跟大小 沈阳做中介赚钱吗 手机兼职能赚钱吗 网络棋牌输钱原理 零点棋牌下载链接 重庆快乐10分 山西11选5走势图top10遗漏 夏天卖冷饮赚钱嘛 百赢棋牌app官方正版 北京时时彩也是骗局 快三破解器下载 快速时时彩开奖 北京赛车 怎么开挂机赚钱公司 国珍真的赚钱吗 陕西11选5 婚姻类投稿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