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冒牌紋身師 > 第6章 鬼鬼祟祟的老瘸子

第6章 鬼鬼祟祟的老瘸子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zwkdmmm.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野獸他知道,但妖獸是個什么玩意兒,難道是玄幻小說中描寫的那些會各種屬性法術的獸族?

    但特么的這不科學呀,平安鎮上一切看起來都和古代人沒啥區別,今天晚上干掉的那頭狼也并沒有對著自己噴火……

    不對不對,這個世界和自己以為的世界完全不同,至少從面積上來說就完全不一樣,不能常理推斷。

    腦海中的各種記憶片段斷斷續續并不連貫,能夠記起的也似乎都是最近幾個月的事,以前太久遠的似乎更加模糊,于是趙頎不斷的用樹枝在紋身符號上畫來畫去,又有一些記憶片段清晰呈現,而隨著這些記憶出現,腦海中仿佛針刺的疼痛越來越劇烈,但為了盡快弄清楚自己的身份和來南荒的目的,趙頎還是咬緊牙關不斷的在這個紋身上不斷描畫,直到某一刻,這個紋身圖案的影子突然在腦海中閃現出來,伴隨而來的就是一陣劇痛,仿佛有人用錘子將一枚鐵釘狠狠的砸進了他的腦袋之中。

    “噗~”

    趙頎張嘴噴出一口鮮血,甚至都發不出來慘叫直挺挺就倒了下去。

    痛,無比的痛,而這種痛根本就不是肉體的痛,而是來自于靈魂。

    躺在地板上的趙頎已經無法感知到身邊的一切,甚至無法感知到自己的身體,完全陷入了一種靈魂失控的錯亂狀態,腦海中突然多出來的這個符號的影子,根本就不屬于自己,此時就像有人強行將一件東西硬生生撕裂之后塞了進來,劇烈的疼痛讓他渾身扭曲顫抖,雙眼凸出變得血紅如同妖魔一般。

    不過好在這種痛來的快去的也快,就和最開始那種針刺的感覺差不多,幾息之后,劇烈的疼痛如同潮水般褪去,而趙頎的身體也仿佛被水洗過一般,渾身大汗淋漓,衣服頭發甚至是身下的草席都被汗水浸透。

    “呼呼呼呼……”

    趙頎大字型躺在地板上喘息許久,十多分鐘之后才臉色蒼白的慢慢坐起來。

    此時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身體發生了一些變化,或者說自己的靈魂和這具身體有了一些更加熟悉的感覺,仿佛就像大病一場之后慢慢恢復一樣。

    而且他更加驚訝于自己腦海中的變化,只要一絲念頭,就能感受到腦海中有一枚淡藍色符文影子。

    “這到底是個什么鬼東西?”

    趙頎看看自己胳膊上的一個藍色紋身符號,又對比腦海中的符文影子,發現兩者幾乎一模一樣,而且還存在著一絲若有若無的聯系,但卻又無法讓兩者清晰而通暢的溝通。

    許久之后,趙頎將目光落在另一個紋身符號上。

    舉著樹枝猶豫許久之后還是臉皮抽抽幾下放棄了。

    太痛了,剛才那種仿佛靈魂撕裂一般的痛差點兒讓他宕機,劇痛之后許久他還完全感受不到外界的任何變化,若是再來一次,趙頎保不準自己會徹底掛掉。

    “噗噗噗噗……”

    就在趙頎準備躺下好好研究一下腦海中突然多出來的這個符文圖案的時候,突然樓下傳來一陣清晰的聲音,趙頎探頭從窗戶望下去,就看到瘋丫頭正蹲在水井邊洗衣服,而自己掛在井便晾衣繩上的衣服都不見了。

    這丫頭在幫自己洗衣服?!

    趙頎驚奇而懵逼,回想晚上洗澡時那丫頭偷偷摸摸從后面摸自己屁股的舉動,趙頎瞬間感覺有一萬頭二哈在心頭狂蹦亂跳。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這丫頭大半夜爬起來給自己洗衣服,一定是有什么不純潔的想法。

    算了,早些睡,爭取明天就離開平安鎮。

    這鬼里鬼氣的平安鎮已經呆不下去了。

    尤其是這棺材鋪,里面就沒有一個正常人。

    趙頎收好樹枝躺在草席上閉眼,聽著瘋丫頭洗衣服的聲音,迷迷糊糊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樓下院子里再次傳來啪嗒一聲似乎什么東西被撞倒了,于是驚坐起來探頭一看,只見月光下,陰森的院子當中,老瘸子一瘸一拐從后院出來走到棺材板前,四周觀察了一下之后,將放在上面的狼頭提走了,動作鬼祟之極。

    大半夜這老瘸子偷偷摸摸把狼頭拿去干啥?

    趙頎徹底睡不著了,看著老瘸子消失在后院門口之后,一咕嚕爬起來躡手躡腳的下樓。

    棺材鋪占地挺大,分前院和后院。

    前院是日常生活的地方,堆放木料板車草料還有打好的棺材,豁牙巴瘋丫頭四人也都睡在前院兩側的木樓上。

    老瘸子一個人住在后院,平日不讓人隨便進去,打棺材也都放在小院子里面,平日深居簡出不喜歡說話更不喜歡與人打交道,而且又老又瘸又瞎,也沒結過婚更沒子***氣很重。

    據說這個棺材鋪原來曾經是一家鏢局,規模不小,后來不知為何鏢局的人一夜之間突然死光了,鎮上的人也很忌諱,因此荒廢了許多年,再后來老瘸子來到平安鎮,也沒花錢就將鏢局占據下來開設了棺材鋪,慢慢竟然成了鎮上生意最好的買賣,棺材常年賣的火爆。

    聽說棺材鋪已經存在十多年了。

    十多年,老瘸子賣棺材賺了不少錢,但卻從不見其花費,摳門的一批。

    今天半夜又鬼鬼祟祟出來偷一顆狼頭,更是讓人起疑。

    慢慢回想一下老瘸子看到狼尸前后的表現,趙頎覺得這老瘸子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趙頎提了一根胳膊粗細的木棍,躡手躡腳慢慢走進后院,發現老瘸子睡的房間還亮著燈,于是調整了一下呼吸之后慢慢走到窗邊,學著武俠小說中的方法,用手指蘸了些口水將窗戶紙輕輕捅破一個小孔,然后對著望進去。

    房間里亂七八糟,床上地上桌子上墻壁上到處都擺滿了物品,鋸子斧頭鑿子錘頭木頭甚至還有許多骨頭獸牙等東西,密密麻麻看得趙頎頭皮發麻。

    老瘸子此時拿著一把鐵鉗正在撬狼頭的嘴巴,一陣忙活之后,終于從狼嘴里拔出來一顆尖利的獠牙,老瘸子激動的用一塊臟兮兮的抹布擦干凈之后放在油燈下細細觀察一番,然后露出滿意的笑容。

    隔著窗戶看著燈光下老瘸子恐怖的笑容,趙頎感覺一股寒氣從腳底板沖到腦門,渾身雞皮疙瘩瞬間冒了出來。
重庆时时一直跟大小 云南11选5app 辍学赚钱学纹身 竞彩比分直播 澳门博彩十大正规平台 加入黑社会能赚钱吗 拍卖平台赚钱吗 pk10 千炮捕鱼水果机电玩城 极速11选5官方网站 云南时时彩 团队聊天赚钱 神武小号赚钱方法 秒速时时彩 竞彩篮球胜分差选项 海南环岛赛车福彩规则及奖金 天津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