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明天下 > 第十一章大喇嘛很恐怖

第十一章大喇嘛很恐怖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zwkdmmm.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十一章大喇嘛很恐怖

    對付宗教,自然要用宗教。

    錢少少的思維還停留在賊寇殺人的層面上,只想著把自己隱藏起來,以為只要釋放出迷霧,自己就能不為人所知。

    這樣的法子自然是可行的,只不過,依舊算是掩耳盜鈴而已。

    云昭的眼界就不一樣了,他看世界的深度與廣度都是錢少少所不能比擬的。

    蒙古喇嘛墨爾根之所以會用白駱駝馱著金佛敬獻給黃臺吉,不是蒙古喇嘛對黃臺吉有多么的尊敬。

    而是黃教喇嘛跟紅教喇嘛剛剛發生了一場極為殘酷的宗教戰爭。

    崇禎六年的時候,藏巴汗進據拉薩,那時大昭寺和哲蚌寺都在紅教手里,黃教喇嘛被壓制。

    黃教只有依靠外來干涉才能奪權。于是黃教請和碩特顧始汗引兵萬余入藏,與藏巴汗進行了一場血腥的戰爭。

    傳說戰況激烈之時黃教喇嘛在甘丹寺,瞥見祭壇上方有一個巨大的,冷笑著的黑色魔鬼臉,無數人頭飛入其張開的血口中去……

    而紅教喇嘛的記載是這樣描述此戰爭的:“。。。國土變為饑餓靈魂的領地,猶如死神的王國。。顧始汗命令將俘虜裝在皮袋里縫起來然后扔到水里淹死。”

    而今,這場殘酷的戰爭依舊在繼續,且越來越兇殘,這個時候,再出現墨爾根喇嘛向黃臺吉敬獻金佛的事情,就沒有什么好詫異的。

    云昭不想知道黃教跟紅教之間有什么差異,更對他們的教義毫不關心,他只知道,敵人的敵人一定是自己的朋友。

    搶劫墨爾根的人,根本就不需要他們出馬,也不需要借用張家口商賈的名義,派一些藏人就足夠了。

    既然克魯部等部落認為朵顏部不敢對付尊貴的喇嘛上師,那就滿足他們的這個愿望。

    朵顏部絕對不會出面對付墨爾根!

    因為這場戰爭,流浪在蒙古的烏斯藏人數不勝數,他們或者受雇于王公成為他們忠心的打手,或者受雇于漢人,護衛他們的商隊游走于草原。

    云氏商隊里就有很多烏斯藏人,因為打不過黃教喇嘛,流浪在外的烏斯藏人大多為紅教信徒。

    云昭不在意金佛的含義,黃臺吉已經有了金佛,金字大藏經,以及傳國玉璽,少一尊沒有多少意義的復制品金佛對他沒有損害。

    他只想通過金佛被劫,來告訴黃臺吉,漠南十六部,四十九族中的蒙古人,并沒有完全臣服。

    通過這件事來連累那些跑去陰山躲起來不跟他做鄰居的混賬領主王公們。

    等斥候告知云昭有一支百人左右的護佛駝隊出現在牦牛泡子河,并且準備沿著商路繼續東進的時候。

    云昭就帶著自己的護衛,以及兩百多憤怒的烏斯藏人離開朵顏部駐地迎了上去。

    駱駝是高貴的,他跟云昭家的大白鵝一樣,永遠都是一副趾高氣揚的模樣。

    一個戴著雞冠子一樣帽子的胖大喇嘛坐在高高的駱駝上,見一群烏斯藏人攔住,就揮揮肥大的袍袖大吼道:“咄!佛爺在前,散開!跪拜!”

    云昭沒有給那些烏斯藏人任何緩和的機會,面對墨爾根這樣一個偉大的喇嘛,一群只是憑借一腔怒火就匆匆組織起來的烏斯藏人,在墨爾根這種高貴的人面前,即便是教義不同,也會自行慚穢的。

    如果敢再給墨爾根多一點時間,他很有可能把這兩百多烏斯藏人收到自己的麾下。

    親衛梁三見少爺發出了動手命令,率先舉槍,干掉了一個看起來最彪悍的護衛。

    他動手了,其余人也就跟著動手,也不知道他們想起了什么事情,剛剛投入戰斗,就變成了肉搏。

    持槍的漢人護衛并沒有繼續加入戰團,他們握著槍,守在周邊,眼看著兩方烏斯藏人在那里廝殺。

    兩方人馬廝殺的難解難分,云昭跟墨爾根兩人顯得很是悠閑。

    就像是商量好的一般,云昭的人不愿意對墨爾根下手,墨爾根的是手下也似乎對云昭視而不見。

    墨爾根的身邊就是那頭馱載著金佛的白駱駝。

    云昭瞅瞅墨爾根肥碩的身軀,覺得這家伙的武力應該不是很強大,就小心的靠近墨爾根,有些歉意的拉起那頭白駱駝的韁繩。

    “明國人,你這樣做是不對的。”

    墨爾根不動如山,俯視著騎在馬上的瘦弱的云昭。

    “大喇嘛,佛會饒恕我的。”

    “你在瀆佛。”

    “我們家不信佛。”

    “不論你信不信佛,佛就在那里。”

    在云昭的安撫下,白駱駝跪了下來,云昭想把金佛從白駱駝背上卸下來,一連兩次都沒有成功,他就仰頭看著墨爾根道:“大喇嘛能幫我一下嗎?”

    墨爾根拍拍駱駝的腦袋,一個小喇嘛控制著駱駝跪下來,墨爾根艱難的從駱駝上下來,阻止了小喇嘛要干掉云昭的想法,親自走過來將精美的金佛從白駱駝上卸下來放在云昭面前道:“供佛,敬佛,禮佛,宣佛在心不在外。”

    云昭拱手道:“那些流浪的烏斯藏人將所有的憤怒都施加在金佛上,金佛恐怕不能保全。”

    大喇嘛嘆口氣道:“罪在我,不在佛,佛給世人消災解難,只要能化解他們心中的仇恨,我佛愿意粉身碎骨。”

    云昭又道:“善哉,善哉!”

    梁三幫著云昭把金佛放在一匹戰馬的背上,牽著這匹馬站在云昭身后,他很想結束這場戰斗,畢竟,目的已經達到,再戰斗下去除過多死人之外,戰斗已經毫無意義。

    墨爾根嘆口氣道:“護佛的人都是志慮忠純之人。”

    云昭瞅瞅依舊在廝殺的眾人道:“好好地活著吧。”

    墨爾根大笑道:“向死而生!”

    云昭搖頭道:“沒有機會。”

    墨爾根道:“那就死。”

    瞅著已經躲得遠遠的墨爾根,云昭回頭朝梁三揮揮手,然后,戰場上就響起此起彼伏的槍聲。”

    硝煙散盡,護佛的烏斯藏人大多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墨爾根親自走進血肉戰場,撫摸每一個傷者的額頭,替每一個逝者閉上雙眼,且不論敵我。

    等他做完這一套,傷者就被梁三下令全部處死了。

    云昭見墨爾根一個人坐在死尸堆里念經的模樣有些蕭瑟,就讓梁三將兩把短銃放在墨爾根的面前,讓他跟那個小喇嘛護身。

    墨爾根見云昭要走,就低聲道:“我們不會用。”

    云昭看了墨爾根良久,忽然道:“我是做生意的。”

    墨爾根笑道:“張家口?”

    云昭搖頭道:“不是!”

    墨爾根道:“金佛重七十二斤,你還我金佛,我給你金子一百斤買你這東西十支。”

    云昭指著那些焦頭爛額的烏斯藏護衛道:“他們不干。”

    墨爾根笑了一下,從懷里掏出一個珠串丟給云昭道:“如果想做生意可以來塔爾寺尋我。”

    云昭搖搖頭道:“不敢!”

    墨爾根笑道:“來,不會有危險。”

    云昭繼續搖頭道:“不敢!”

    墨爾根笑道:“你害怕我,還是害怕烏斯藏人被你武裝起來?”

    云昭嘆口氣道:“都害怕,烏斯藏從今往后將是一片由佛祖來掌控的土地。”

    墨爾根瞅著云昭道:“你姓什么?”

    云昭躬身道:“范氏子見過大喇嘛。”

    墨爾根搖搖頭,用清澈的目光看著云昭道:“你應該姓王,不管你姓什么,你要記住,我不會忘記今天發生的事情,可是呢,我也會記住今天見到的火槍的威力。

    所以,你來找我吧,我有的是金子……你既然是商人之子,不會沒有為金子舍命的膽量吧?”

    云昭朝墨爾根擺擺手,就跨上戰馬離開了這片滿是死人的地方。
重庆时时一直跟大小 梭哈人生观后感 天津快乐十分前三组走势图 重庆吋时彩开奖走势图 电玩街机捕鱼游戏下载 加盟淘宝店铺能赚钱不 诺亚传说商人赚钱吗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 金蟾捕鱼3打什么赚钱 四川时时彩网站 分享赚钱的经验 9915黄金城棋牌下载 骰子16玩法 山东老11选5预测 oppo手机赚钱软件 提现微信 做小五金生意赚钱吗 超市卖烤肠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