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帝少他有神秘空間 >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那個愛護我的人,永遠不在了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那個愛護我的人,永遠不在了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zwkdmmm.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我睡床,你睡沙發!”孟杳杳高興道。

    孟祁寒幽幽的看了她一眼。

    吃過晚飯,孟杳杳很高興的去了孟祁寒的房間,坐到了他松軟的大床上。

    “你的傷口再不換藥就要爛掉了。”孟祁寒道。

    孟杳杳淡淡道:“我下午已經自己換過了。”

    “你?”孟祁寒不屑笑笑。“你胳膊這二兩力,連繃帶都扎不緊。”

    “你可別小瞧人。”孟杳杳得意洋洋道,“我包扎的可好了。”

    “還疼嗎?”孟祁寒忽然問道。

    孟杳杳怔了怔:“怎么會不疼?”

    “給我看看。”

    孟杳杳捂緊了領口:“孟祁寒,你別想借著看傷口的由頭占我便宜,我才不給你看。”

    孟祁寒:……

    孟祁寒朝她走來,她以為他又要對她動手動腳,往角落里一縮,后來才發現他只是過來拿床頭柜上的眼鏡而已,鄙夷的看了她一眼。

    看樣子,是要去隔壁的書房了。孟杳杳忍不住問了句:“你和媽媽為什么要去沙漠?沙漠里有什么?”

    孟祁寒轉身往外走,不咸不淡道:“你都要跟我和離了,管我去沙漠做什么?”

    “誰管你了?我管的是我媽!”孟杳杳理直氣壯道。

    “你管的是你媽,那你問她去啊。”

    “你!”孟杳杳噎住,“你不說算了,最好不要回來,一輩子都不要回來。”

    孟祁寒沒有說話,走出了書房。

    孟杳杳躺在床上,傷口隱隱作痛,想著孟祁寒明天和孟曉要去沙漠,心里就空落落的。

    她雖然恨他,但是,忽然之間看不到他,又會覺得失落。

    她跳下床,又來到他的書房里,“你既然要出門了,就不能再禁我足了。我想去找我哥哥。”

    “你找不到他。”

    “你知道他在哪?”

    “我不知道。”

    “你一定知道!”

    “好,我知道,可我為什么要告訴你,他在哪?”孟祁寒抬起頭,不咸不淡道,戴著那副金絲框的眼鏡,一副衣冠禽獸的樣子。

    孟杳杳簡直氣得要吐血了。

    書房門忽然被敲了敲,孟杳杳扭頭,看見陸曼如站在門口,“杳杳,我有些事,要與你說。”

    孟杳杳這才壓著火氣走出來。

    陸曼如說:“杳杳,這段時間,多謝你的照顧。我來,是與你道別的。”

    孟杳杳滿臉詫異,“你要去哪?”

    “如果,俄國的人,真的會把巴布洛夫的靈柩扶回俄國,我打算去俄國,替他守三年靈。”

    “什么?!”

    孟杳杳沒想到她對巴布洛夫的感情已經深到了這個地步。

    “可是……俄國人不興守靈的。”

    “那又如何?他是我的丈夫。我就該幫他守。”陸曼如道,“他庇護了總統府一年,最后,也是因為我而死,我欠他的,只能下輩子還了。”

    “曼如,你別自責,或許巴布洛夫的死,跟你根本沒關系。”

    “不,杳杳。有些人,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我最后悔的,就是,明明他對我那么好,我卻瞎了眼睛,直在他死前,才知道珍惜他。我想要回應他的好時,可那個愛護我的人,卻永遠不在了。”
重庆时时一直跟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