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僵尸老婆 > 第兩百七十四章 天機鎖

第兩百七十四章 天機鎖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zwkdmmm.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困住煉獄使者的秩序鎖鏈發光,我非但沒有興奮,反而緊張起來,因為鎖鏈發光,周圍的幾十個煉獄使者就睜開了眼睛。

    要知道之前可是出去了牛頭和馬面兩個煉獄使者,若非陽主和獨角獸的姐姐趕來,我們很可能全被殺了。

    姜女臉色發白,緊緊的抱著我的手,兩只兔子剛好卡著我的手臂,稍微一動就……

    我想提醒一下她,剛要開口,那金色九尾狐突然也動了一下。小山般的身體一動,四周咔嚓作響,黑暗中有光發出,一根根秩序鎖鏈浮現,密集的穿過狐尸體。

    秩序鎖鏈是從狐尸體內伸出的?

    我倒抽了一口冷氣,但也不是特別肯定。因為鎖鏈太過密集,而且它的位置處于中間,也可能是用來固定秩序鎖鏈的。

    九尾狐尸翻動,鎖鏈浮現,周圍就傳出密集的怒吼聲,地獄使者全被驚動。

    我和姜女毛骨悚然,立在虛空不敢動彈,生怕一個細微的動作就會把他們激怒,崩斷秩序鎖鏈過來把我們撕扯成碎片。

    過了十幾秒,塵封的煉獄使者才安靜下來。九尾狐尸緩緩轉動,把身上的鐵鏈都繃得筆直,停下來的時候,腦袋正好正對著我。

    它實在太大了,距離我們數公里,頭顱依舊像小山一樣,眼睫毛都能清晰的分辨。

    在它眉心,也有一個發光的“令”字,跟我手里的令牌相互呼應。等狐尸徹底停下,周圍的煉獄使者也安靜下來,我才長吁了口氣,輕輕拍了拍姜女的手。

    這姑娘真是沒眼水,抓我衣服不說,把我肉也給揪了,力氣還特大。

    我拍了兩次她才反應過來,把軟軟的兔兔給挪開。

    我叮囑她說:在這里等我,要是有異動,你就朝著剛才過來的方向跑,能跑多遠是多遠,不要管我。

    九尾狐眉心的“令”字發光,我心生感應,像是有什么東西在召喚我。

    既然是令牌上生出來的感應,我想應該不會有危險,但面對未知的東西,沒必要兩個人同時過去,免得生變,全都栽在這里。

    我說了兩遍,姜女才應了一聲,叮囑我要小心。我沒回她,捏著令牌,踏空朝九尾狐尸體走去。

    靠近到七八米的時候,九尾狐眉心的那一簇白毛突然變成金色,眨眼的功夫就伸得很長,像是鋼針一樣朝我眉心扎來。

    我一下就毛了,本能的彎腰想要躲避,但手里的令牌突然散發出一股力量,把我鎮在原地,無法動彈。而九尾狐的毛發宛若數十根利劍,直射我眉心。

    眼看避無可避,身后突然傳來姜女的驚呼:童童小心。

    聲音才起,黃河顯化,姜女一下就擋在我前面,十幾根狐毛瞬息沒入她眉心。

    我一下就懵了,她和我相距數千米,黃河訣在快,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到我面前,她這是一直在偷偷跟著我。只是我過來的途中太過緊張,沒有發現。

    狐毛刺入她眉心的瞬間,我身體就恢復了正常,但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從后面把她摟住,然后準備把她放平。

    結果發現她腰桿很直。我愣了一下,聽見她聲音發抖的說:我沒事。

    都來不及回她,狐毛就從她后腦飛了出來,直接沒入我眉心。進入的瞬間,十幾根狐毛散開,連接我的靈竅。

    我腦袋里嗡的一下,涌入一股被封印的信息,隨即神魂被拉入另一個空間。

    陌生的環境里,我有些不安的四處張望,魂光灼灼,小心戒備。

    但很快前面就出現一個虛影。

    爺爺!

    我驚了下,魂光變得凝凝實,的確是爺爺,我沒去想他怎么會在這里,而是一下撲到他懷里。

    魂光碰撞,有真實的觸感。我眼淚“唰”的一下就滾了出來,只是魂淚無形,點點金光從眼瞼落下就化作光芒消失。

    爺爺蒼老了許多,但還是跟小時候一樣高大,他摸著我的頭說:好孩子,爺爺有話要跟你說。

    我“嗯”了聲。

    爺爺在我眉心探了一下,眉頭微皺,有些驚慌的問我說:天機鎖呢?怎么只有天機盤?

    我愣了下,急忙說:在我老婆那里。

    唉!爺爺嘆了一聲,魂光開始暗淡,有些無奈的說:那孩子,她這樣做有什么用。童童,你回去告訴你媳婦,天機不可逆,未來不可測。

    爺爺像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說,只是沒有天機鎖,他像是沒辦法說。

    魂光閃爍,爺爺開始變得模糊,很快就要消失。

    我緊緊抓著他的手問:爺爺,我爸媽呢?他們怎么樣了?

    爺爺沒有回答,渾濁的眼睛里,有魂淚蘊漾。下一刻,爺爺化作一片金光,像絢麗的焰火,炸開后就開始暗淡。

    我伸手去抓,結果抓不住。只能淚眼朦朧的看著他消失的地方。

    短暫的感傷,我眉心就開始生疼,神魂被硬生生拽回靈竅。

    視線回到肉身上,我正好看到那十幾根金狐的狐毛斷開,化為虛無消失在黑暗中。

    與此同時,整個狐尸都在暗淡,快速腐朽,龐大的身軀開始分解,散在黑暗中。

    而在它消散的尸體內,出現一個暗沉的青銅盤,上面刻的全是天師古印,中間位置有一個凹槽,正好跟我手里的令牌形狀一樣。

    我一下就想到了鑰匙,在看它上面連著的鐵鏈,難道說這令牌能開啟秩序鎖鏈,進而控制這些煉獄使者?

    要真是這樣,那菡萏和我之前的猜測就是錯的,張道陵封印這些煉獄使者不是為了遏制地府,而是在這里給清靈世界留了一個后手。

    至于把開啟的機關藏在九尾狐尸體內,應該跟九尾狐一族身上的秘密有關,用它們的尸體遮掩,可以不被人推演出來。

    只是我有些想不明白,為何張道陵布的局,出現的卻是爺爺的魂影?

    我想不出理由,也就不在糾結,而是去讀取剛才灌入我腦海里的信息,只是我去捕捉的時候,發現它還在被封印,無法讀取。

    我發呆的時候,姜女一直看著我,都不去關注周圍的變化,手里還拿著一塊手帕,給我擦著眼淚柔聲問:童童,你看見什么了,怎么哭得那么傷心?

    她的聲音傳來,我才注意到自己臉上濕濕的,急忙胡亂的抹了幾,吸了下鼻子說:我才沒哭,小孩子才哭。

    姜女眉頭微皺,還是拿著手帕把我的臉仔細擦了一遍。

    我看著她,想起剛才的一幕,忍不住罵她說:你是不是傻,為什么不聽我的話,非要跟上來。還傻乎乎的擋在前面,剛才那個要不是魂光,你現在已經死了。

    姜女聽著我的責罵,不以為意的輕輕一笑。我白了她一眼,不耐煩在理她,只是側身的那一刻,心里卻一種異樣的感覺。

    我明白,這是危險的信號。

    過了幾分鐘,我才朝著青銅盤走去,拿著令牌比劃了下,跟上面的缺口完全切合,于是小心的把令牌鑲嵌了進去。

    咔嚓。

    空寂的虛無中響起機括聲,青銅盤上被銅綠遮蓋的符印發光,接著扣在邊緣的密集鎖鏈崩斷,墜落到虛無中。

    煉獄使者得到自由,立刻發出駭人的低吼,起此彼伏,不過離我最近的幾個煉獄使者眉心都有“令”字閃爍。

    我見姜女愣在遠處,急忙喊她過來,兩人一起站在青銅盤上。

    短短幾秒,四周的煉獄使者就全都匯攏過來,全都是獸首人身,目光如血,帶著冰冷的兇殘。

    而且它們的圣紋在閃爍中快速變得密集,圣紋也變得完美,每一個都十分強大。

    被如此多的半圣圍著,我頭皮發麻,喉嚨干硬,發不出聲,咳了幾聲才僵硬的喊了一個字:停。

    御空而來的煉獄使者聽到我的喊聲,果真全都停了下來。

    我又嘗試下達了幾個命令,它們都一樣執行。我讓姜女試了下,結果不行。我眉頭微皺,逼出一滴精血給她,讓她在發號施令,這才起了效果。

    姜女十分驚訝的問我說:張道陵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不僅能掌控秩序鎖鏈,還能控制如此多的圣人。

    我取笑她前言不搭后語,說:他能掌控秩序鎖鏈,又怎么會控制不了區區三百多個圣人,而且你別忘了,他可是連天道道果都能封印的人。

    嘴上說著這些,我心里想的卻是爺爺,不知道他的魂光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姜女施展黃河訣,把七八米直徑的青銅盤搬運,而在我們身后,浩浩蕩蕩的跟著三百多個煉獄使者。但我知道,這些煉獄使者不能走出化龍池,否則很可能會脫離控制。

    我把這事再三叮囑姜女。她很敏感,我話說完她就問我說:你要出去?

    嗯。我點點頭。

    天機鎖在菡萏手里,我打算要回來,那記憶無法讀取,缺少的應該就是天機鎖。

    而且爺爺聽說天機鎖在菡萏哪里,語氣里也有些怪責,證明里面隱藏著一些秘密。

    只是以菡萏的性格,我不知道她會不會給我。因為我有種感覺,拿到天機鎖,我身上會發生很大的變化。

    菡萏名義上給我自由,但一直在暗中鎖我的道。

    姜女像是察覺到什么,柔聲說:你要去見菡萏的話,還是我陪著你去吧。
重庆时时一直跟大小 类似关东煮的小游戏 五分彩 陕西11选5最大遗漏 31选7开奖结果 胜平负数字什么意思 商场开什么赚钱 驴妈妈门市怎么赚钱 皇家88游戏 网络棋牌游戏赚钱方法 黑龙江22选5 亚马逊海外购 赚钱吗 门窗工程赚钱 欢乐捕鱼人充值破解 69游戏中心69棋牌游戏大厅 湖南快乐10分 西甲历史射手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