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僵尸老婆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紫金山

第一百六十二章 紫金山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zwkdmmm.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我和陳浩沒有太過靠近,遠遠的看了下,遮住頭臉才混進人群里。

    陽一站在一塊巨石上,圓圓的沖天辮,紅撲撲的臉蛋,被眾人圍在中心,語氣老成,帶著炫耀的說,紫金山最接近東方,日出時分紫氣東來,落滿山谷,漫山遍野都是紫金之色,故而得名紫金山。

    人群驚嘆,有人道出緣由說,紫氣東來,那是天地間最為近道的氣息。

    陽一眉頭微揚,得意的看著說話的人說,這位道友很有見識,我們紫金山的人修煉烈陽訣,吸收的都是東來紫氣,大日光輝耀紫霞,可以力壓同境界。我師尊雖是半圣修為,但即便是圣人也不是他的對手。

    吳德在長生項圈里說,原以為只是個傳說,沒想到紫金山真的存在,陽主盤踞其上,紫氣東來的確對烈陽訣有加成,難怪他能力壓一世。

    柳柔見眾人面露驚駭,又都崇拜的看著她和陽一,臉上露出得意的神情。在我的印象里,柳柔并非一個虛榮的女孩。若是茅山歷代不是跟尸族有沖突,或許我們不能成為朋友,但也不會成為敵人。

    現在她露出虛榮的神情,只能說明紫金山陽主的強大,足以讓任何人都引以為豪。

    我沒在理會他們的高談闊論,壓低聲音跟陳浩吳德羽化田說,柳柔會那掌心雷,發出的速度極快,而且捕捉不到痕跡,一發動天雷就落到身上,很難對付。

    吳德說,掌心雷是半仙術,雖然低級,但卻十分實用,在上古,幾乎是每個修士都必須掌握的技能,用來應急很有效果。

    我眉頭微皺,沒想到還是個半仙術。不知道陽一使出來會是個什么威力。

    我伸手在羽化田背上猛敲了下,斬仙葫蘆一聲怒吼,誰特么在敲你大爺的腦袋?

    嘶。

    陳浩我們幾人同時抽了口冷氣,這還真是豬隊友啊!但也已經晚了,人群聽到斬仙葫蘆的聲音,全部回頭朝我們看來,見我們蒙著臉,動作惶恐,有人訓斥道,幾位道友,陽主的首徒在給我等授道,請不要大聲喧嘩。

    陳浩急忙點頭哈腰的應了聲,眾人不想打擾雅興,沒把我們當回事。

    見眾人注意力轉移,我恨不得把斬仙葫蘆給捏碎,不過這會只能當大爺伺候,因為女僵它都不放在眼里,沒人能弄死它,肆無忌憚。

    陳浩問我,老大,要不要弄他?

    弄。我堅定的說,有柳柔在,我們仇就不可能化解,不死不休。羽兄,等會陽一就交給你了,我們收拾了柳柔就過來幫忙,你務必得頂住,他的烈焰訣有一小點厲害。

    陽一是舉霞境,陳浩跟我上去效果不大。

    羽化田把整個羽化門都搬到了石凹山,完全沒有后顧之憂,只要我們敢干的事,他就敢跟。聞言點頭,還很有氣勢的說,我突破到齊物境后還沒試過斬仙葫蘆的威力,正好拿他練練手。

    陳浩不知道烈陽訣的厲害,不過他跟我自幼相處,我才開口,他就知道我是把羽化田扔出去頂桿了,拍了拍意氣風發的羽化田的肩膀說,兄弟,我相信你。

    嗯。羽化田得到鼓勵,信心十足。

    我也沒說什么,反正有斬仙葫蘆在,沒有破虛境很難殺他。

    陽一還在吹噓陽主如何威風,眾人還真當授道聽得津津有味,時不時點頭,像是聽懂了什么。

    我看見忍不住開口問,我聽說勾魂門集體失蹤,地府有可能出世,不知道陽主有何對策?

    陽一不料有人插嘴,神色有些不悅。我又接著說,聽說陽主的存在就是為了制約地府,但從古到今,地府的人不斷闖入我們陽間,他好像沒有什么大動作。

    紫金山是不俗,可我感覺除了陽主好像沒有什么強者了。當初黑白無常來勾我的魂,忌憚的也只是秩序法則,并未提起陽主。

    陽一得意的神色一沉,但我的問題是眾人都好奇的。全都眼巴巴的等著回答。

    沉默了數秒,陽一才不冷不熱的說,有我師父在,地府強者不敢出現在陽間。

    呵呵。我笑了笑說,但我聽說在石凹山有地府判官出手,動用了判官筆和生死簿。陽主為何沒有出手。

    我說到這事,陽一臉上露出了笑意,得意的說,石凹山的判官是被我師父威懾走的,紫金山有天陽鏡,專門壓制地府冥器,別說生死簿判官筆,就是十殿閻王手里的生死印,在天陽鏡下也蹦跶不起來。

    陳浩接著他的話問,天陽鏡是什么寶物?

    陽一見我們連續發問,已經很不悅了,撇了我們一眼說,天陽鏡上刻錄陽間秩序,任何地府法器都會被壓制。

    他怕我們在繼續問,沉著臉說,好了,不用在問這些沒用的問題了,只要有我師父在,地府就不敢亂來。

    呵呵。陳浩笑著說,那行,你繼續。

    我聽了陽一的回答,反而更加的擔心。地府太過龐大,而且是統一的一界。判官就已經是半圣修為,閻王可能更加恐怖。重要的是他們背靠李廣福后面的人,會不會有圣人存在?

    眼下陽主若是壓不住地府,石凹山就會面臨滅頂之災。

    柳柔在我說話的時候一直盯著我,見我沉默,突然附身在陽一耳邊說了幾句,陽一臉色一變,抬頭冷笑的看著我說,張童,躲了大半個月,終于敢出來了?正好,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紫金山的情況問得已經差不多,被認出來我也不怕。只是這柳柔,還真是如俗話說的,深仇大恨的人,化成灰都能認出來。

    我遮住臉,改變了聲音,加上陳浩變化非常大,幾人在一起不同以往,結果還是被她認出來。

    陽一話音落,腦后就開始發光。

    陳浩跟我扯掉臉上面紗,轉身就跑。

    顧忌到周圍有人,陽一沒有催發那一輪大日,而是發出一道烈陽光柱。

    啊哈哈,斬仙葫蘆瞬息飛出,吐出一道斬仙飛刀,跟烈陽訣碰撞,那光柱炸開后宛若巖漿噴發,粘稠如同實體,化為碎片四處飛散。

    那些吹捧的人頓時遭殃,有修為強的還能慘叫著逃離,玄同境的那些,在混沌仙器和舉霞神威之下,頓時死傷無數。

    弱者,在強者面前,真的不過螻蟻,萬物法則,平衡中又透著殘忍。

    柳柔見我和陳浩逃走,仇恨的驅使下,嬌喝一聲就追了上來。我在奔跑的途中,回頭對羽化田喊道,圣山在見,記住,不要去跟人搶機緣,遇到危險護住自己。

    羽化田在對付金山的時候,是想要護住自己發現的遺跡,導致斬仙葫蘆被引走,而金山憑借屬性,通過金石瞬移,讓他幾次差點被殺。

    玄門三千道法,不差瞬移的身法。

    但在這秘境里,只要他想守住,沒人能殺得掉他。

    羽化田明白我們的意思,他心性孱弱,但也辨得清形式,知道我們幾人中只有他能拖住陽主,也沒說什么,應了一聲,全力阻攔陽一。

    陽一察覺到我們的意圖,大喊柳柔回來。

    可惜他的聲音被力量碰撞爆發出的聲音淹沒,沒有傳出來。

    在柳柔眼里,我和陳浩都不過螻蟻。

    奔跑中,吳德突然提醒說,小心,她施展掌心雷了。

    我全身經絡發光,準備迎接,陳浩怒吼一聲,妖紋浮現。我心里正想著劈他就好了,結果念頭剛起,陳浩一頭長發瞬間掃把一樣刺了起來,身上淡藍色的電流涌動,但他體質是真的逆天,直接硬抗下來。

    不過現在離陽一還不是太遠,若是讓柳柔察覺,她可能不會追上來。我急忙低聲說,摔一下。

    陳浩聞言極為配合,一個踉蹌摔在地上,滾了幾個轱轆才翻爬起來。

    我回頭拉他,速度稍有停頓,但柳柔上次被我坑了,沒有立刻過來,而是繼續釋放掌心雷,這次直接劈在我身上,一時間全身酥麻,但已經不存在灼傷,難受十秒后就沒有什么大礙。

    龍門鑄體,加上修為提升,比以前強大了很多。

    柳柔見掌心雷有效果,冷哼一聲,也不靠近,就跟在后面不停釋放。

    半仙之術很有特點,若是實力相當,遂不及防的挨一下,下一秒近身,身體還沒恢復過來就已經被斬殺,跟以前鎮陽符的效果一樣,但要比鎮陽符高級很多。

    柳柔追在后面冷笑道,今天我看你往哪里走。

    我跟陳浩都懶得搭理,而柳柔見掌心雷不斷把我們劈翻在地,頗有信心,大有要一直這樣把我們折騰死的想法。

    不過追出二十來公里的時候,陳浩跟我同時停下,一轉身就猶如大鵬展翅,直接朝她撲去。

    柳柔手心符紋兩次閃爍,掌心雷落到我們身上,短暫的麻痹在落地的瞬間就已經解除,我們都沒動用陰陽印記鑄造的兵器,那玩意還沒試過。但蘊含秩序法則,不是柳柔這種小角色能夠抗衡的。

    見我們撲過去,柳柔已經抽出匕首,她不打算引上來,而是準備在我們栽倒在地的時候飛出匕首,可惜前面是裝出來的,落地麻痹感消失,我和陳浩就同時出手。

    柳柔這時才意識到有詐,臉色發白的想要逃走。但我一把抓住她的右手,猛的發力一捏,手骨斷裂,掌心的符紋頓時消散。

    陳浩也同時廢掉她的右手,不讓她繼續施展掌心雷。

    控制住后陳浩和我一人拉一只手,準備帶走逼問。但就在這時,柳柔身上飛出一頁金紙,熠熠生輝,上面有一個“赦”字,一出現就散發出恐怖的力量,要鎮殺我和陳浩。
重庆时时一直跟大小 球探网足球比分下载 广东36选7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30选5 开车卖坚果赚钱吗 江西多乐彩 非洲开个衣服店赚钱吗 最新版金爵娱乐棋牌 新浪足球直播 今日宁夏十一选五 混合过关 开心棋牌可以作弊吗 篮球让分胜负怎么买 用手机让天鹅赚钱 青海11选5 求靠谱的手机赚钱方法 浙江11选5走势图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