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僵尸老婆 > 第六十一章 張童落難

第六十一章 張童落難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zwkdmmm.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曲家背靠地府人盡皆知,只是沒想到曲蕭為了成為陰差,竟然選擇自殺。

    有句古話,人鬼殊途,做人和做鬼大相庭徑,失去的東西太多。這點從陳浩的身上就能看出來。曲蕭的做法有些過于瘋狂。

    但他成了鬼差,實力的確增強不少,有了不實身,再有陰陽印記,沒點特殊的手段,很難在傷到他。

    陳浩用陰玉吞噬曲蕭散開的陰氣,他以前也做過,開始我以為他只是趁著曲蕭散開吞噬部分來削弱,但很快就發現不對,陰玉周圍出現一大團的黑霧,里面閃爍著暗黑色符紋,那符紋有些古怪,像是一根根縱橫交錯的鎖鏈。

    我以前沒見過,應該是邪門的術法。

    而此時散開的曲蕭正努力的想要聚形,只是被陳浩吞噬的力量吸引,無法形成完整的人,黑乎乎的一團。

    老大助我阻他聚形,我要奪他印記,齊物時融進體內。陳浩大喊,興奮中帶著緊張。

    聞言我連劈數斧,把黑霧擊散。

    但這時吳德卻有些驚慌的說,陳老大,陰陽印記帶有兩界秩序,不是誰人都能持有,你融合后恐怕會惹來大禍。

    陳浩說,有我師父在,無懼。

    吳德聞言也不在啰嗦,催動陣法密集的射出金光,把陰氣不斷打散,有我們的幫助,陳浩吸收得更快。

    曲蕭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散開原本是避讓,卻不曾想成了陳浩分食的目標,黑霧里有一團拳頭大小的黑色物質,扭曲著發出咆哮聲,正盡全力收攏陰氣。

    小木斧傷不到他,卻能讓不斷震散陰氣。見掙扎徒勞,那拳頭大的物質里飛射出一根勾魂鏈,直奔陳浩占據的陰玉,想要擊穿那古怪的符紋。不過就在這時,陳浩的符紋中同樣飛出一道鎖鏈,對碰后相互纏繞,陳浩的略占上風,把勾魂鏈朝著陰玉拉去。

    我心里高興得不行,要是陳浩能拿到勾魂鏈,那本事就大了,想到這里,顧不上體內陽元的消耗,瘋狂的劈出小木斧。曲蕭見自己的勾魂鏈被吞噬,驚道,這怎么可能。

    陳浩此時出言不遜的說,閻王老兒肯定沒告訴過你,白無雙是地府的克星。

    邪門!曲蕭驚呼,慌亂中奮力的掙扎。

    白無雙,陳浩的師父原來叫這個名字,儒雅的真容,陰柔的名字,完全無法想象會是如此可怕的一個人。

    陳浩拜他為師,學到的自然不會只有用陰玉修煉。后來才聽陳浩提過,那鎖鏈構筑的符紋,只能對付地府陰魂。當時曲蕭突生變化,他一時沒反應過來,到第三次曲蕭散開,他才想起那吞鬼術,沒想效果出奇的好。

    曲蕭的陰氣很快被吞噬干凈,只剩下那黑色物質,吳德說那是魂種。

    陰魂散開,并非真的無所不在,陰氣依舊會圍繞魂種,而這,也是鬼魅的“生命”之源,滅掉魂種,那就是魂飛魄散。

    曲蕭的魂種浮現,里面同時出現一道七寸高的符紋,一半黑色,一半白色,有一股讓人心驚,不敢靠近的氣勢。

    我忍不住后退了兩步,包括吳德也是,只能遠遠操控陣法。他給我解釋說,老大,那就是秩序的力量,凌駕在禁咒和天劫之上。

    聽說凌駕在禁咒天劫之上,我眉心狂跳,陳浩融合它,且不是找死?

    吳德又說,它只是印記,蘊含秩序,但不會釋放。陳老大只要能承受得住秩序的威壓就能融合。

    很顯然,陳浩能承受,而且還很瘋狂,他把自己的魂種放在陰玉里,周圍的黑色鎖鏈組成符紋,散開,像一根根觸手,瘋狂的朝著曲蕭的魂種飛去,一道又一道的纏繞。

    陰陽印記發光,在抵抗陳浩的吞噬,雙方進入了僵持階段。

    我感覺現在直接攻擊魂種,一斧頭下去,有把握能破開它,讓陰陽印記暴露出來。

    但現在陳浩的符紋鎖鏈已經徹底纏住它,不好動手。

    陳浩這時說,現在吞噬它只是時間問題,吳德進來,或許能沾些好處。老大麻煩你為我護法。陳浩說著,陰玉里釋放出大量陰氣,把他和吳德、曲蕭的魂種氣息全部遮掩,行跡慢慢淡去。

    我長吁了口氣,這世上真是一物降一物,要是沒有陳浩,想要消滅曲蕭還有些難。

    至于吞噬印記惹來的麻煩,相信陳浩心里有數,加上白無雙也不是善茬,不會有太多問題。

    我盤膝坐下,準備恢復損耗的真元。但就在這時背后的樹林里傳來腳步聲,不多時途中碰到的四男四女就摸了過來。

    見他們靠近,我站起來,只是還沒開口,其中一個男子就笑道,我說得沒錯吧,之前就看到著小子朝著這個方向跑的,果然在這里。

    陳浩正在處于關鍵時刻,我刻意的往前走了七八米,問他們想干什么。

    嘲諷過女僵的少年冷哼一聲,干什么?你猜我們要干什么?

    另一人帶著兇色說,小子,識相的快把寶物交出來。

    寶物?南賤那小子,終歸是給我招來麻煩了。

    我抽出小木斧問,要是不識相呢?

    哼。嘲諷女僵的少年冷哼,你以為還在龍虎山?沒有你老婆護著,你不過是個草包。

    對,靠女人的草包,我這輩子最看不起!四個女人翻著白眼,像是練習過一樣,異口同聲,好像我還真能看上她們那丑樣一樣。

    我心里冷笑,準備給他們一點教訓,讓他們趕緊滾。但就在這時左側的林子里又傳出噼啪聲,像是有什么猛獸瘋狂的撞開擋路的樹枝過來。

    還有幫手?我眉頭微皺,暗自扣住了最后一張紫符。回頭瞟了八人一眼,見他們臉上也露出疑色,來的不是他們的同伙。

    就在那聲音又靠近一些后,我身子猛的一抖,丹田的陽元快速減弱了三成,身上像是被套上了枷鎖,活動起來都十分困難。

    因果線,李勝農。

    女僵擔心我會碰上他,沒想到他還真的來了,而且來得還是那么湊巧。

    十來米外的樹枝被撞斷,李勝農直挺挺的就沖了出來,他全身污血,臉色灰白,胸口是個黑乎乎的血洞。我臉色發白的看向他的眉心,那渾濁的豎眼正死死的盯著我。

    因果對我的影響不是特別大,可還是壓制了三成修為,紫符都無法祭出。一個抬手的動作都要比平時費力和緩慢。

    可見當初李勝農見到劉德貴,壓制有多大。

    桀桀。李勝農嘴里發出刺耳的笑聲,扭頭看向八個男女,嘴里含糊不清的說,你們先來,留他一條命,我來取。

    八個青年開始很害怕,偷偷的準備逃走,聽到這話,眼里冒出灼灼的精光,貪婪的朝我手里的小木斧看來。

    侮辱過女僵的青年忌憚中帶著興奮的說,張童,看來你的仇家不少。然后又對李勝農說,既然都撞上了,我們就各取所需。

    利益的誘惑下,八人是惡向膽邊生,神色瘋狂的朝我撲來。

    我想抬起小斧頭,奈何動作生澀,剛舉起來,一道符就把我打飛了出去,隨即一只腳重重的踏在我臉上,死死踩著,嘴里還很意外的嘀咕了句,傳聞果然是真的,這廢物不堪一擊,用符都是浪費,剩下七人也圍過來,對著我就是一陣拳打腳踢。

    有個女的打還不算,惡毒的說,這種小白臉,就是靠臉吃飯,等會把他的臉毀了,女皇見他丑陋,自然會西像垃圾一樣扔掉,我們今天做的事她也不會在追究。

    聽到這話,我掙扎了下,但被那惡語侮辱過女僵的少年狠狠的踩在地上,嘴才張開,腐爛的葉子一下就跑進嘴里,說不出話來。

    紫符!有個少女驚喜的喊到,然后又妒忌的說,女皇對這廢物還真好,竟然給他紫符。

    幾人開始在我身上搜了起來,但除了一些道符,我身上也沒什么值錢的東西。

    踩著我頭的青年說,怎么回事,南賤那小子不是說他得到了秘境里最貴重的寶物?

    肯定是藏了。八人的動作有些亂,包里的黃符被搜出來,又被他們嫌棄的扔在地上。而遠處的李勝農,像是在欣賞一場戲一樣,腐爛的嘴角微揚,冷笑的看著。

    我不敢在掙扎,趁著幾人還沒注意到,拿著小木斧慢慢的朝著胸口移動。

    當初女尸哈了口氣,讓我能看到李勝農身上的線,但過去那么久,那種能力已經消失,不過我能感覺到,因果線在胸口最為密集,小木斧或許可以斬斷它。

    但很快他們就注意到小木斧,有人踩住我的手,不過他們猶豫了,其中一人說,這玩意應該是女皇的東西,我們拿了不妥。

    剛才說要毀我臉的那個少女說,怕什么,把它拿回去還給女皇,為了一個廢物男寵,她還不至于難為我們。只要重寶沒有遺落,到時候由家中長老出面,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幾人都認為她的話有理,把我最后的希望也給抽走。

    有李勝農在旁邊,他們還是很忌憚,搜刮完就放開我,而此時李勝農也有些迫不及待的摩拳擦掌,見狀抽出匕首的青年有些害怕,沒有過來劃傷我的臉。而是對著李勝農賠笑兩聲后開始后撤。

    但那說我靠臉吃飯的女子還是氣不過,拉起裙擺,抬起高跟鞋朝我臉上狠狠的踢了一腳,長長的鞋跟割破了我的臉,一下子血流如注。

    怨尸,因果。

    我心里苦澀,當初見李勝農落荒而逃,還嗤笑他,沒想到報應來得那么快。

    八個青年男女拿了東西,后退幾步后,轉身就快速離開,而李勝農則是陰惻惻的,慢慢的朝我走來。
重庆时时一直跟大小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示意图走势图 山西快乐10分预测 蓝洞棋牌官网送3金币 在家里躺着可以赚钱吗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今天 中国南车股票分析 比分直播500万彩票网 电玩捕鱼达人技巧 半全场主客是什么意思 北京十一选五中奖价格表 6场半全场怎么买 皇家彩票苹果 混合关竞彩计算器 街机金蟾捕鱼2免费安装 吉林十一选五 美女捕鱼游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