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花嬌 > 第二百三十五章 認可

第二百三十五章 認可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zwkdmmm.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裴彤的目光非常真誠,眉宇間流露著幾分輕愁,再聯想到他所說的話,多數人看到這樣的場景估計都會心生同情,進而變得寬容。

    可惜他遇到的不是多數人,而是顧氏兄妹。

    不管是顧昶還是顧曦,都沒有感情用事地立刻安慰他,顧昶甚至有些咄咄逼人地追問:“既然如此,你為何又同意去顧家讀書?是因為這幾年裴家族學發生了什么事嗎?”

    裴家的族學與別人家的截然相反。別人家的族學會收些姻親的子弟就讀,甚至為了人脈還會主動或是被動地收些寒門子弟,有時候還會資助他們參加科舉。裴家的族學卻是只收裴家的子弟,這也讓別人對裴家的子弟都不太熟悉,有些人甚至不知道裴家有個族學。

    顧昶一直以來都很好奇裴家的族學,想找機會去看看,他問這話一半是因為懷疑裴彤的話,一半是想找個機會打聽一下裴家族學的事,看能不能找到參觀裴家族學的契機。

    誰知道裴彤苦笑著搖了搖頭,有些無奈地道:“去顧家讀書,是為了安撫我母親。您應該也聽說過了,我母親自嫁過來后就一直和父親在京城生活,和我祖母相處的不多,父親去后,她一個人,在臨安可謂是人生地不熟的,孤單得很日子過得就不太順心。而且還不習慣臨安的氣候和生活,在臨安過的第一個冬天,就把手給凍了。加之裴家族學如今由毅公主持,當年我父親又因為科舉之事曾經和毅公有過沖突……我母親由己及人,總覺得我也過得不順心。她是一片慈母胸懷,想著顧家以后……也是我岳家,若是能和岳家的人多走動,像我父親似的,和岳家的舅兄弟們成為好友,日子必定比在臨安要開心。這才自作主張定下了這件事。我不忍讓母親傷心難過,就順口答應了。不曾想還會鬧出這樣的誤會來!”

    顧曦松了口氣,看了兄長一眼。

    顧昶卻依舊道:“你父親怎么會和毅公有了沖突?”

    如果是為了家族的資源,裴家家大業大,別說是供個進士,就是裴宥做了官之后,裴家都一如從前補貼他的嚼用,怎么會發生沖突?

    這也是為什么顧昶覺得裴家是門好姻親的重要緣故。

    誰都知道當官的俸祿很少,根本不足以養家糊口,那些沒有家族補貼的官員,很容易就會走上歪門邪道的。

    裴彤想了想,低聲道:“原本這件事不應該由我一個小輩來說,不過,既然您問起來,我也就不怕您笑話了。我們家有個族規,宗子是不能出仕的。所以像我曾祖父、祖父,舉業都止步于舉人。并不是他們沒有能力繼續考下去,而是因為有這樣的家規。家父年輕時,學問很好,又加上年少氣盛,不滿意這條族規,為了證明自己,非要去參加科舉。后來考上了庶吉士之后,又執意去做了官。這讓毅公很不滿意,曾經親自跑到京城去質問我父親,當時兩個人鬧得很不愉快,恰逢我母親在場……這也是為何我祖父將家中宗主的位置傳給了我三叔父,我和母親都很贊同的緣故。”

    裴家的這個族規顧昶曾經聽說過,如今在裴彤口中得到了印證,他不免有些感慨,道:“別人家出一個讀書人都難,你父親居然為了舉業寧愿放棄宗主之職,真是光風霽月,我輩楷模。”

    裴彤笑了笑,低聲說了句“您過獎了”,但從他的神態上還是可以看出來,他很為自己的父親驕傲。

    因為事實證明,裴宥沒有錯。

    他做到了三品大員。

    是裴家近三代來最出色的子弟。

    顧昶道:“關于你父親的遺言,不管怎樣,你還是弄清楚的好。”

    不然他也不好說什么。

    “去顧家讀書的事,你也應該再考慮考慮。”顧昶此時已經諒解了裴彤,自然在心里就把他當成自己的妹夫來照顧,言談舉止間對他也比較維護,道,“像我們這樣的世家之族,幾代幾房都群居在一塊兒,都有些不足為外人道之的矛盾。我只有一個妹妹,她也只有我這一個兄長。至于其他的,來不來往,走不走得到一塊兒,情份說不定還不如你從小一起讀書的同窗,你講給親家太太聽,讓她也不必抱太大的希望。”

    與其指望顧家,還不如指望楊家。

    楊家人口簡單,沒有這么多亂七八糟的事。

    裴彤聞言面露震驚之色,但他很快就收斂好了自己的表情,恭敬地給顧昶行了一個禮,道了聲謝,承諾道:“這件事我會和母親說清楚的,三叔父那兒,您也不用擔心,我會親自和他解釋的。至于說我讀書的事,我也準備去和毅公談談心,相信以毅公的心胸,就算是我有錯,也不會為難我的。”說到這里,他抬頭望向了顧曦,歉意地道:“只是到時候可能要委屈顧小姐,得跟著我在裴府多住幾年,不能經常回娘家了。”

    顧曦瞧中的就是裴彤的這份體貼。

    聽他這么說,她突然間有些慶幸裴大太太喜歡補貼娘家。

    等到她嫁了過去,如果也補貼娘家,裴大太太高不高興另論,裴彤肯定習以為常,不會有什么意見的。他們肯定不會為這種事發生爭執。

    顧曦笑著說了聲“公子多慮了”,目光就轉向了顧昶,隱約帶著幾分給裴彤求情的意思。

    顧昶也不愿意為難裴彤,顧曦若是真的嫁了過去,只能指望裴彤庇護她,他不想得罪人。

    “那我就先走了。”他起身告辭,“遐光還在那邊等著我說事呢!”

    雖說是未婚夫妻,但畢竟沒有成親,裴彤也不好多留,他朝著顧曦說了聲“明天見”,就隨著顧昶出了顧曦住的院子,并殷勤又不失客氣地要送顧昶去議事的廳堂,還道:“我沒有想到您會過來,早知這樣,就備下酒水請您小酌幾杯了。不知道您什么時候離開臨安?不能給您接風,讓我給您送行吧!不然我這心里難得安生。”

    說話的語氣帶著幾分少年特有的不諳世事。

    顧昶突然間就有點明白顧曦為什么選了裴彤做丈夫。

    寧愿自己培養出個合自己脾氣性格的人,也不愿意戰戰兢兢地在裴宴的眼皮子底下做人。

    這何嘗不是他的堅持和固執。

    他們兄妹還挺像的!

    顧昶笑了起來,說話的聲音更加溫和。他對裴彤道:“講經會之后,我還會在臨安呆幾天。到時候一定和你小酌幾杯,你別喝醉了就好。”

    裴彤不好意思地笑。

    少年感更重了。

    顧昶就問起他學業上的事來。

    裴彤認真地一一作答,勾起了顧昶的好奇,等到裴彤把他送到了議事大廳外面,他還舍不得和裴彤分開,繼續考著裴彤的學問。

    直到陶清從議事的大廳里出來,看見他和裴彤還站在議事大廳外的那株銀杏樹下說話,笑著說了他一聲“你們郎舅有什么話留著明天再說好了,我們一屋子的人可都等著你呢”,這才打斷了顧昶的興致,歉意地朝著裴彤說了聲“抱歉”,送走了裴彤,和陶清進了議事的大廳。

    裴彤站在滴水重檐的院門下,皎潔的月光照下來,讓他的身影一半在月光下,一半在陰影里。

    半晌,他才慢慢地離開議事大廳的院子。

    議事大廳里,陶清和裴宴說著裴彤:“那孩子越長越俊秀了,也越長越像你們家的人了。他的婚期定下來了沒有?他成親的時候你可得提前跟我說一聲,我要來參加他的婚禮的。”

    裴宴笑著應了,一副好叔父的樣子。

    顧昶忍不住瞥了裴宴一眼。

    裴宴笑得很燦爛,完全不同于他平時的清冷和倨傲,如果不是他曾經好好地研究過裴宴,差點以為眼前的這個裴宴是假的。

    他心里升起些許的詫異。

    裴彤成親,又不是他自己成親,他有必要這樣興高采烈地嗎?

    顧昶又看了裴宴一眼。

    裴宴不僅眼角眉梢都帶著笑,而且神色愜意隨和,靠著大迎枕坐著,不像是和各府當家的為了利益錙銖必較,半分不讓的模樣,反而像是在和這些當家的嬉戲,快活得很。

    顧昶實在想不出這事有什么好快活的。

    他皺了皺眉,最終也沒有從裴宴的神色中發現些什么。

    裴宴的心情極好,就算顧昶無禮地反復打量他,他也沒有發脾氣。

    他覺得郁棠還是有點傻的。

    他說什么就是什么。

    那李家的事他就得好好算計算計。

    首先就是不能讓他們家保住杭州城新買的宅子,其次最好是讓李家的宗房出手收拾他們,這樣別人也沒有什么話好說。再就是沈善言那里,得讓他不要再幫著李端才行,最好是反目成仇,不然以沈善言那嘰嘰歪歪的性格,萬一又說動了誰來幫襯李家,他還得花精力堵上……

    他腦袋里正天馬行空地想著,以至于武大老爺問他行不行的時候,他都沒反應過來武大老爺到底說了些什么,只好含含糊糊地道“這件事我得仔細斟酌一番才行”,惹來陶清的一記眼刀,等到武大老爺去問別人的時候,陶清湊過來問他“你魂丟在哪里了,武大老爺說那二十萬兩銀子他們家愿意分攤,這么好的事你都沒有一口答應,你是不是被什么東西附了體”,他這才知道自己錯失了什么。

    但他又在心里安慰自己,在座的全是些老狐貍,答應了的事不一定就做得到,就算是錯失了也沒有什么要緊的,要緊的是他們能真金白銀地拿了錢來。他現在即便走個神,也耽誤不了什么事。
重庆时时一直跟大小 爱彩乐彩app手机版 欧洲秒速时时彩开奖 澳克竞彩比分直播 电竞比分软件 上海开个好德能赚钱么 pk10牛牛51计划 130724中韩足球直播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 捕鱼假日辅助破解版 博远棋牌官网 美人捕鱼注册送金币 炸金花可以赢钱的棋牌 贵州快3 天翼微店赚钱 35选7中奖在哪领奖 贵州快3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