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花嬌 > 第二百一十四章 閨友

第二百一十四章 閨友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zwkdmmm.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陳氏覺得有道理,只是裴老安人那邊的事有點多,等到晚上也沒有機會去跟裴老安人說一聲,陳氏就把這件事先放在了心里。和送走了徐小姐、裴四小姐、裴五小姐的郁棠一塊兒用了晚膳,移步到了西間,正想和郁棠說說話兒,徐小姐身邊的阿福過來問郁棠:“您和太太還去院子里散步嗎?我們家小姐和楊三太太準備去院子里走走。”

    這是來邀她們出去玩嗎?

    郁棠笑望著母親,由著母親拿主意。

    陳氏對楊三太太很有好感。

    她也算是遇到過不少人的了,但像楊三太太這樣出身,這樣品格的人還是頭一回,她也就很喜歡和楊三太太做個伴。聽阿福這么說,她立刻道:“你去跟你們家小姐和楊三太太說一聲,我們也準備去后面的小花園里走走。”

    阿福高興地曲膝行禮,圓圓的臉,甜甜的笑,讓人看著心里就覺得高興。

    陳氏一面重新更衣,一面對郁棠笑道:“你看他們這些人家都是怎么選丫鬟的,有眼力不說,還一個個都笑得一臉的福氣,讓人看著就可喜。”

    郁棠看了眼雙桃的瓜子臉,笑道:“以后我們也選個圓圓臉的丫鬟。”

    陳氏呵呵地笑。

    雙桃不好意思地往外跑:“我去給太太和小姐準備茶水。”

    陳氏做主,把她許配給了王四。王四因為這個,和郁家簽了賣身契。陳氏準備把這兩口子留給郁棠用,已經開始讓王四在郁家的鋪子里打雜了。等雙桃和王四成了親,也要搬到鋪子里去住一段時間,郁棠這邊就要重新買個丫鬟。郁棠就想起了前世在李家時曾經提醒過自己的那個丫鬟白杏。只是白杏在此之前和她沒有什么來往,她只知道白杏是她嫁到李家第三年時被賣到李家的,從前叫招弟來著,進了李府才改名叫白杏的,是哪里的人,為什么被賣到李家,她全都不知道。

    找起來有點困難。

    不然她早就派人去尋了。

    但就算是這樣,她還是留了個心,想著那丫鬟說話帶著點陜西口音,尋思是不是從那邊逃荒過來的,給牙婆留了信,只看她們有沒有這樣的緣份了。

    郁棠就問陳氏:“雙桃的婚期定了嗎?您也別管我這邊,實在不行,就先買個小丫鬟。”

    買個小丫鬟回來得先跟著雙桃學規矩,而且還不知道人能不能頂事,要是不得用,還得換一個。

    雙桃的婚期也就不太好定。

    郁棠從前是想等白杏的消息,可現在又怕耽擱了雙桃的婚事。

    因此心里琢磨著,等到有了白杏的消息,再把她買過來也不遲。

    大不了她身邊養兩個丫鬟好了。

    母女倆說著話,很快就到了后院的小花圃。

    徐小姐已經和楊三太太在那里等著了。

    大家見面,熱情地打著招呼。

    楊三太太笑盈盈地道:“這天黑的晚了,我們也能出門來消消食了。”

    陳氏和她并肩走在草木扶疏的小徑上:“可不是。我也算是本地人了,卻不知道昭明寺的禪房后面還有景致這么好的一個小院子,這次可真是托了你們的福。”

    楊三太太呵呵地笑。

    和郁棠并肩走在她們身后的徐小姐就和她耳語:“我剛才聽到你們在說什么買小丫鬟,雙桃要出閣了嗎?”

    郁棠沒有想到她耳朵這么尖,笑著點了點頭,道:“她年紀也不小了,回去就要準備出閣的事了。”

    徐小姐就問起雙桃的婚事來,許配給了誰?人品心性如何?以后還留在郁棠身邊服侍嗎?

    不知道為什么她會有那么多的好奇心。

    可郁棠卻不覺得煩,反而很有傾訴的心情,她們沿著小徑還沒有走完一圈,郁棠家里的情況她都已經知道得七七八八了。

    她還躍躍欲試地要幫著郁棠挑丫鬟。

    郁棠忍俊不禁。

    覺得徐小姐這樣就是閑得。

    她道:“你有空嗎?浴佛節過后你們不立刻回桐廬嗎?”她想到徐小姐什么都敢問她,她也就大著膽子問徐小姐,“楊三太太回鄉做什么?她的事辦完了嗎?”

    徐小姐左右看了看,然后拉著她附耳道:“有人抱著孩子跑到黎老夫人那里說是殷家二哥養的外室,黎老夫人嚇了個半死,派了楊三太太過來處置這件事。我們到時候會從這里直接去淮安。不然,殷明遠拿什么把我騙到江南來啊!”

    郁棠也被嚇了個半死。

    徐小姐就這樣把這件事告訴她,不太合適吧?

    徐小姐卻不以為意,眼睛轉得骨碌碌地,狡黠地道:“你以為我誰都會說嗎?我是看著妹妹是個放心的。”

    “可你也不應該這樣啊!”郁棠道,“你這不是把事甩到我這里來了,讓我心里有了個負擔嗎?”

    徐小姐愕然。

    郁棠解釋道:“為別人保守秘密也是很累的!”

    徐小姐再次大笑,看著她的目光熠熠生輝,道:“你這個人還挺有意思的。我覺得我沒看錯人。不過,你也不要有負擔,這件事最多兩、三個月就會水落石出了。”

    “啊?!”郁棠瞪著徐小姐。

    徐小姐朝著她直眨眼。

    郁棠無奈搖頭。

    徐小姐小聲道:“你閨名怎么稱呼?我單名一個‘萱’字,因在家里排行十三,家里人也叫我十三。”

    這就是要把郁棠當閨中蜜友的意思了。

    郁棠也很喜歡徐小姐,輕聲道:“我單名一個‘棠’字,家里人稱我‘阿棠’。”又道,“你是和你們家堂兄弟一起排得序嗎?”

    不然徐家十三個姑娘,人數也太多了點。

    徐小姐笑著點頭,道:“那我以后也跟你家里人一樣喊你‘阿棠’行嗎?”

    郁棠笑著點了點頭。

    徐小姐認了個妹妹,歡喜地要去摸郁棠的頭。

    被郁棠機敏地避開了,還抱怨道:“你別仗著比我高就總想摸我的頭。頭發亂了又要重新打理。”

    徐小姐咯咯地笑,歡快得像展翅高飛的小鳥似的。

    楊三太太那邊就傳來了陌生的青年女子的問好聲。

    郁棠和徐小姐循聲望去,見是彭家的二少奶奶領著兩個比她年紀略小的小姐。

    徐小姐眉頭直皺,嘀咕了一聲“陰魂不散”。

    郁棠猜道:“是你族姐和宋家的兩位小姐?”

    “可不是!”徐小姐不悅地道,“她來就來,帶著彭家的小姐我都覺得好一點,卻偏偏帶著宋家的小姐。要不是她得了宋家的什么好,就是彭家和宋家結盟了,在打我們家或是裴家的主意。”說到這里,她一驚,急道,“難道她又要干什么讓我們家丟臉的事?”

    消息太多,郁棠想了想才消化,但她覺得跟在徐小姐身邊,她就是腦子轉得再快也沒有熟知世家譜的徐小姐快,她不如聽徐小姐說。

    “這話怎么說?”她道,“你族姐都嫁到彭家去了,就算是丟臉,也是丟得彭家的臉,與你們家有什么關系?”

    徐小姐道:“他們彭家的女眷丟臉是常事,怎比得上我們徐家的臉面。你看她這個樣子,如果別人打的是我們家的主意,她卻幫著外人對付我們,別人知道要笑掉大牙的。要是有人利用她打裴家的主意,人家裴老安人和宋老安人是嫡親的姨表姐妹,有什么事人家裴宋兩家自己不能說,要她一個既不妻憑夫貴、也不賢名遠播的內宅婦人出頭?她要是不說她是徐家的人,誰認識她啊!我看她是被人捧得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不行!我得去說說她才行。”

    她說完,三步并作兩步朝楊三太太她們走了過去。

    郁棠有些擔心,也疾步跟著走了過去。

    “十三!”彭家二少奶奶看見她們,雀躍地揮著手和徐小姐打招呼,郁棠要不是剛剛才聽完徐小姐對她的抱怨,壓根看不出這兩人之間有那么大的罅隙。

    “二少奶奶!”徐小姐笑著和彭二少奶奶打著招呼,落落大方,眉眼溫婉,相比剛才與郁棠在一起時的慵懶,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此時才符合大家對世家貴女的印象?,和郁棠在一起的時候,她顯得太過隨意。

    郁棠暗暗吐舌。

    這才是徐小姐真正的面目,可以隨時變化自己的形象。

    她笑著過去也和彭家二少奶奶見了個禮。

    彭家二少奶奶顯然是沖著楊三太太和徐小姐來的,對郁棠和陳氏很敷衍,介紹宋家兩位小姐的時候只是簡短地介紹了一下排行第幾。

    陳氏也是個心思機敏的人,見狀就向楊家三太太和徐小姐告辭。

    楊三太太和徐小姐都沒有挽留她們,只說以后有機會再一起到院子里散步,甚至沒有具體約什么時候,聽著讓人覺得她們比較怠慢陳氏母女。

    回去的路上陳氏就顯得有些沉默。

    郁棠忙道:“您是不是覺得楊三太太對我們有些冷淡?”

    陳氏笑容有些勉強地道:“你這小丫頭,就是想得太多了。”

    郁棠知道母親言不由衷,輕聲幫楊三太太和徐小姐說話:“我聽徐小姐說,彭家二少奶奶對她們有所求,而且她們還不想搭理她。楊三太太雖然和您認識沒多久,您也應該感覺到她不是這樣的人。我倒覺得,她當著彭二少奶奶疏遠我們,是不想我們卷入到她們之間的紛爭里去。”

    陳氏想了想,道:“真的嗎?”

    “您要是不相信,我們拭目以待。”郁棠覺得她看人的眼光還是有一點的。
重庆时时一直跟大小 纸黄金和股票哪个赚钱 体彩刮刮乐哪种中奖高 灵石技巧提炼什么最赚钱 捕鱼大师安卓版现金2017版 湖北11选5 建迅教育加盟赚钱吗 手机打码赚钱可信吗 雪缘园即时陪率 nba比分表火箭队 倩女什么生活技能最赚钱 重庆时时彩什么时候会出组三 陕西快乐10分 铝合金赚钱嘛 今天甘肃11选5开奖号 甘肃11选5走势图最新 jdb龙王捕鱼技巧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