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花嬌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徐家

第二百一十一章 徐家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zwkdmmm.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裴老安人要會客,陳氏等人留在這里就不太合適了,大家起身告辭。

    老安人想了想,道:“湖州武家我還是第一次見,你們先去花廳坐坐也好。”

    主要是怕武家的人帶的見面禮不夠,給武家的女眷帶來不便。

    眾人也都心知肚明,三三兩兩地笑著去了廳堂后面的花廳,只留了裴家二太太幫著老安人待客。

    裴家三小姐、四小姐和五小姐自昨天中午之后就再也沒有見過郁棠了,此時見面自然是分外地高興,拉著郁棠嘰嘰喳喳地道:“苦庵寺做的香已經送到了昭明寺,我們昨天晚上還去看了。到時候肯定會出名的。”

    因為東西是隨著裴家女眷的車馬過來的,準備贈給昭明寺的佛香放在裴家派過來的管事手里,郁棠就沒有過問,沒想到這幾個小姑娘昨天晚上就跑過去看了。

    她笑瞇瞇地點著頭。

    裴家二小姐和郁棠不太親密,她和徐小姐走在后面,一副想跟徐小姐搭訕又不知道說什么好的樣子,讓徐小姐暗暗地翻了個白眼。不過看在楊公子的面子上,她主動和二小姐說著話:“你昨天晚上睡得可好?我覺得廂房里一股子檀香味,薰得我大半夜都沒有睡著,最后實在是太累了,才迷迷糊糊地睡著了。”說完,指了指走在她們前面的裴家小姐和郁棠:“我剛聽她們說什么佛香,你們家是不是有人擅長制這個?還有沒有其它味道的香?能不能送點給我?我已經讓人去買香了,可臨安這么小,也不知道能不能買到好聞的香。”

    裴二小姐知道徐家是怎樣的人家,自然不愿意得罪徐小姐。何況徐小姐是要嫁到殷家去的,還嫁的是殷家長房的獨子,十九歲的少年進士……她忙道:“擅長制香的是長房大堂兄的未婚妻,你應該也認識,杭州顧家二房的長女。”她低聲細語,把她們幫著苦庵寺制作佛香的事也告訴了徐小姐。

    徐小姐聽得眼珠子直轉,待二小姐說完后“哦”了一聲,道:“我不認識這位顧小姐。不過,我認識顧家的顧朝陽。他和這位顧小姐是什么關系?”

    裴二小姐莞爾,道:“她正是顧朝陽的胞妹。”

    徐小姐又“哦”了一聲,道:“我要是沒有記錯,他們家的當家太太是填房?只是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

    她沒有印象的,肯定不是什么大家出身,而且她聽人說過,顧家二房的當家太太眼界很小,自家丈夫讀書不行,還打壓幾個庶出的弟弟,如今二房都沒出什么人才了。要不是顧昶,恐怕早就不在江南世家之列了。

    裴二小姐卻很好奇她怎么會認識顧昶。

    徐小姐道:“他和殷明遠是同科。”

    殷明遠?!

    徐小姐的未婚夫。

    裴二小姐望著徐小姐。

    徐小姐點了點頭,不見半點羞赧,大方地道:“我聽說顧朝陽才高八斗,貌勝潘安,殷明遠去參加詩會的時候,就讓他帶我去看了一眼。感覺還行,沒殷明遠好看,不過比殷明遠矯健。”

    裴二小姐見過張狂的,卻沒有見過比徐小姐更張狂的,聞言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了。

    走在前面的四小姐卻突然回頭,“哇”了一聲,道:“徐姐姐好厲害,居然敢去參加士子們的詩會。”

    徐小姐不以為然地揮了揮手,道:“殷明遠從小在我們家讀書,我讓他帶我去參加個詩會有什么了不起的!”

    能讓未婚夫答應帶著她一個女子去參加詩會,這已經很了不起了!

    裴家的幾位小姐都敬佩地望著她。

    郁棠的注意力卻放在那個“殷”字上,她看了看裴家的幾位小姐,略一思索,拉了三小姐,低聲道:“徐家是什么來頭?那個殷明遠又是誰?”

    三小姐飛快地脧了一眼徐小姐,見她正全神貫注地和其她幾位小姐說話,忙低聲道:“徐小姐的高祖父做過太子太保、吏部尚書,曾祖父和曾叔祖都曾做過首輔,如今徐家當家的是他父親,任武英殿大學士、兵部尚書;有一位叔父任陜西布政使,一位叔父之前在都察院任御史,今年春上調任了江浙鹽運使。殷明遠是她未婚夫,庶吉士,在刑部觀政。”

    郁棠過了一會兒才想明白。

    也就是說,黎家的老夫人和楊三太太都是徐小姐未來婆家的姑娘。

    難怪她對楊三太太那么恭敬了。

    裴三小姐見徐小姐還在和她的姐妹們說話,又飛快地道:“她是老來女。殷明遠雖然很會讀書,可身體不好。徐、殷兩家的親事是老一輩兒定下來的。聽說徐夫人非常不滿,放出話來,說給徐小姐算過命了,徐小姐不宜早嫁,因而要留她到二十歲。兩人還沒有成親。”

    這是怕殷明遠早逝嗎?

    徐家還真是彪悍!

    郁棠心里的小人兒擦了擦額頭的汗,飛快地看了身后一眼,繼續和三小姐八卦:“那殷家就不說什么嗎?”

    裴三小姐抿嘴笑,道:“殷明遠喜歡徐小姐,非她不娶。”

    “啊!”郁棠驚呼一聲,下意識地壓著聲音,不由地又朝身后看了一眼。

    這次她就沒有從前的好運氣了,和徐小姐的視線對了個正著。

    郁棠心虛地朝著徐小姐笑了笑。

    徐小姐眼睛一轉,丟下幾位裴小姐就快步走了過來,挽了郁棠的胳膊,笑道:“妹妹是不是向別人打聽我了?我不喜歡廟里的檀香味,妹妹送我幾支別的味道的香唄!”

    郁棠不好意思地朝著她笑,道:“我不喜歡薰香,我喜歡香露。要不,我先送你半瓶香露?這次出門,我只帶了一瓶。”

    這香露還是上次郁文和吳老爺去寧波的時候帶給她的禮物。

    據說是玫瑰香,還挺好聞的。

    但香露要密封好,不然很快就不香了。

    好在是她們只在寺里住三、五天,不然就算她送了半瓶香露給她,估計也沒瓶子裝。

    徐小姐笑道:“哎呀,終于遇到一個和我一樣喜歡香露的了。等會用過午膳我就去你那里拿。”

    郁棠覺得她的表情不像是去拿香露的,倒像是去探秘似的……

    不過,既然答應了,就算徐小姐是去她那里探秘的,郁棠也只能硬著頭皮接待她了。

    眾人很快在花廳坐下。

    裴家的幾位小姐忙到各自的祖母面前盡孝。

    五小姐就跟著郁棠。

    楊三太太坐在毅老安人身邊,和毅老安人敘著舊,聽那口氣,家里的長輩好像和毅老太爺做過同僚。

    徐小姐左看看,右瞧瞧,也跟著五小姐和郁棠站在了一起。

    她問五小姐:“你們家什么時候午膳?”

    五小姐搖頭,道:“我也不知道。”

    徐小姐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又問:“那你們家平時是什么時候午膳?”

    五小姐道:“正午時差一刻鐘。”

    徐小姐滿意地點了點頭,從兜里掏出了一塊金色的懷表,“啪”地打開,看了看,有些生無可戀地道:“還差一個時辰。”

    郁棠和五小姐的眼睛都黏在了徐小姐的懷表上,五小姐更是道:“這就是懷表嗎?可真漂亮。”

    徐小姐微微頷首,伸出手道:“你要不要看看?”

    五小姐連忙搖頭,道:“我阿爹也有一塊。只是我沒有看見過這么小的。”

    郁棠前世見李端用過,和五小姐一樣,也沒見過這么小的。

    徐小姐不以為意地道:“是找人專門訂做的,走得還挺準的。”

    五小姐就道:“你肚子餓了嗎?要不我讓阿珊給你端盤點心過來吧?”

    “不用了。”徐小姐嘆氣,很無聊的樣子,蔫蔫地道,“我不餓,我就是想知道我們什么時候才能散了。我想去郁妹妹那里看看她帶了什么味道的香露過來。”

    你還不如說你不耐煩這樣的聚會呢!

    郁棠和五小姐都不約而同地給了她一個白眼。

    她嘻嘻地笑,問五小姐:“你大堂兄來了嗎?知道住哪里嗎?”

    五小姐道:“不僅我大堂兄到了,我二堂兄和我阿弟也過來了。他們當然是住在外院啊!但住哪里我沒有問。你要做什么?要不要我找個管事來問問。”

    徐小姐和她們附耳道:“楊家把你大堂兄吹上天了,說比你三叔父還要有才華,我想看看他長什么樣子。”

    五小姐一愣,喃喃地道:“比我三叔父還要有才華?”

    這話怎么聽著這么別扭呢?

    郁棠想到前世的那些事,覺得楊家這是在為裴彤造勢。

    前世她不知道裴彤娶了誰,但他是在京城成的親。今生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變,不知道裴彤是否還會走前世的老路。

    徐小姐見狀又問五小姐:“那你知道不知道你三叔父每天什么時候來給裴老安人問安嗎?”

    五小姐不解道:“你打聽這個做什么?”

    徐小姐不以為意地道:“我就問問。”

    郁棠則看了徐小姐一眼。

    徐小姐呵呵地笑,對郁棠和五小姐道:“我剛剛過來時看見外面有石榴樹,要不我們去摘石榴吧?”

    五小姐和郁棠看著滿屋的女眷,齊齊搖了搖頭。

    徐小姐決定自己去。

    郁棠覺得如今的昭明寺非常地復雜,拉住了徐小姐,道:“無能大師給我們祈福的時候,我們也要像平時那樣把姓名和生辰八字寫上嗎?若是有人翻動怎么辦?”

    生辰八字關系到前程運勢,等閑是不會告訴別人的,特別是女孩子的。

    徐小姐被轉移了注意力,忙道:“從前我們在紅螺寺的時候也會寫,不過要裝在大紅色的封套里,還要用特別的手法封住,裝在密封的匣子里。你放心,不會有人知道的。”

    “那就好!”郁棠看似松了口氣似的,繼續向徐小姐討教祈福會的事。

    徐小姐滔滔不絕地講著自己的經歷,沒再提要出去的事。
重庆时时一直跟大小 加盟鲍师傅糕点赚钱吗 学什么艺术品赚钱 p3试机号 国外的人说要给我赚钱吗 黑龙江11选5app软件 pc蛋蛋计划下载 新11选5中奖规则 上海时时彩网站 高频彩赚钱 袁记饺子加盟赚钱吗 qq华夏手游那个能赚钱 官方波克城市斗地主下载 山东时时彩 梦幻西游小号刷85赚钱 黑彩票平台都有哪些 美国最赚钱的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