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花嬌 > 第七章 看病

第七章 看病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zwkdmmm.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前朝李唐的《松溪釣隱圖》是名畫,是古董。

    要價二百兩銀子,不貴。

    何況郁文非常的喜歡,魯信此時的模樣又如同落難。做為魯信的朋友,郁文于情于理都應該把這幅畫買下來。

    可就在這兩天,女兒郁棠給他算了一筆賬。

    買了畫就沒銀子給妻子治病。

    但他的愛好不是最重要的,妻子的病才是最重要的。

    郁文雖然性情溫和,行事優柔,孰輕孰重卻是分得清楚的。

    “魯兄,”他臉漲得通紅,“這件事是我對不起你。你也知道,我們家的鋪子燒了,我現在拿不出那么多的銀子來……”說著,就要去將畫拿給魯信,“你看看還有沒有其他人喜歡……”

    魯信不信,道:“你家底殷實,又無什么負擔,怎么可能拿不出二百兩銀子?”

    郁文更是羞愧,道:“還要留了銀子給拙荊看病。”

    魯信不悅。

    郁文卻無論如何也不松口,直道:“是我對不起兄長!”長揖不起。

    魯信揪著不放,道:“你不是還有一百畝良田嗎?”

    臨安山多田少,尋常地界,一百畝良田值個五、六百兩銀子,在臨安,卻最少也值一千兩銀子。

    郁文喃喃地道:“給拙荊看病原本銀子就不夠,恐怕到時候還要賣田,我不能因我的事耽擱了她看病。”

    魯信還想說什么,聽到消息趕過來的郁棠推門而入,笑盈盈地道:“魯伯父若是等著銀子急用,不妨把畫暫時當了,等到手頭寬裕了再贖回來就是。裴家當鋪,還是很公正的。”

    前世,她就去當過東西,雖然價格壓得很低,相比同行,卻又算得上好的了。

    魯信覺得失了面子,臉色一變,對郁文道:“雖然郁氏只是市井之家,可到底出過你這樣的讀書人,姑娘家,還是多在家里學學針線女紅的好!”

    郁文汗顏。

    郁棠則在心里冷笑,睜了雙大大的杏眼,故作天真地道:“魯伯父這話說的不對,我也常幫著我父親去跑當鋪的。”

    郁文欲言又止。

    他看出來女兒是怕他借了銀子給魯信。

    可見女兒有多擔心他失信于她。

    郁文有些傷心,轉念覺得這樣也好,魯信也不用責怪他見其落難而不出手相幫了。

    魯信怒氣沖沖地走了。

    郁棠非常的高興,把這件事告訴了母親陳氏:“您看,父親為了您,把魯伯父都得罪了,您等會見了父親,可得好好安慰安慰他。”

    陳氏聞言眼睛都濕潤了,回房答謝郁文不提。

    第二天一大早,郁棠和母親提了做好的干糧和佐菜隨郁文去給郁博和郁遠送行。

    郁博叮囑郁文:“鋪子里的事你不要管,等我回來再說。”

    郁文連連點頭。

    可送走了郁博之后,他還是非常擔心地去拜訪了和他們家情況相似的幾家商戶,晚上回來的時候不免和妻女唉聲嘆氣:“大家等著看裴家怎么說呢!還有兩家想回鄉務農賣地基。只是這個時候,除了裴家,還有誰家愿意接手。也不知道裴家的事什么時候能夠了結。”

    郁棠對裴家的事非常地好奇,道:“裴家真的如魯伯父說的那樣吵了起來嗎?”

    “應該是你魯伯父夸大其詞了。”郁文道,“裴家是讀書人家,知書達理,怎么會吵起來?最多也不過是兄弟間彼此爭執了幾句。況且裴家老太爺還在世,最終怎樣,還不是裴家老太爺一句話。”

    怕就怕裴家老太爺也命不久矣。

    郁棠在心里想著,那魯信又登門拜訪。

    她有點煩了,吵著跟著父親去了書房。

    魯信這次來不是推銷他的畫的,而是給郁家帶了另一個消息:“王柏也從普陀山來了!”

    郁文又驚又喜。

    魯信不無妒忌地道:“還是裴家厲害!什么致仕隱退,裴家一個帖子過去,還不是得屁顛屁顛地全跑到臨安來。”

    郁文道:“也不能這么說。裴家老太爺是個好人,他病了,楊御醫也好,王御醫也好,能幫得上忙就幫一幫唄!”

    “哼!”魯信不以為然,道,“哪有人這么好心!”

    郁文訕訕然地笑。

    魯信道:“我已經幫你打點過了,你明天一早就隨我去裴府見老太爺,請老太爺出面,讓楊御醫或是王御醫來給弟妹瞧瞧。”

    不要說郁文了,就是郁棠,都喜出望外。

    郁棠甚至生出幾分愧疚。

    魯信人品再不好,對他父親還是挺好的。就憑這一點,他以后再來家里蹭吃蹭喝的,她肯定裝不知道。

    郁文對魯信謝了又謝,道:“不管拙荊的病能不能治好,你都是我的大恩人。”

    魯信倒不客氣,道:“你也不看看我們是什么交情。你的事,我肯定會放在心上的。只是我能力有限,幫不上你什么忙。”

    “兄長說這話就見外了!”郁文和魯信客氣了幾句,喚了阿苕去酒樓里訂一桌席面過來,吩咐陳婆子去打酒。

    “打好酒!”郁棠笑盈盈地道,還拿了自己的一兩體己銀子給陳婆子,“魯伯父可幫了大忙了。”

    陳婆子笑呵呵地去了。

    當晚魯信又在郁家喝了個大醉。好在是他沒有忘記和郁文去裴家的事,清晨就起了床,梳洗過后,在郁家吃了一碗蔥油拌面,喝了兩碗豆漿,和郁文出了門。

    郁棠心神不寧地在家里等著。

    下午,魯信和郁文分別背著兩個藥箱,殷勤小意地陪著兩個陌生男子進了門。走在郁文身邊的身量高一些,須發全白,看上去最少也有六十來歲了,精神抖擻,神色嚴肅。走在魯信身邊的白面無須,胖胖的,笑瞇瞇的,腦門全是汗,看著就讓人覺得親切。

    郁文瞪了郁棠一眼,示意她回避一下。

    郁棠避去了自己的廂房,不放心地派出雙桃去打聽。

    雙桃足足過了快一個時辰才回來,回來的時候卻眼角眉梢都是歡喜,讓郁棠生出無限的希望來。

    “大小姐。”雙桃不負郁棠所望,開口就是一串好消息,“裴家老太爺真是慈善之人,自己的病還沒有好,卻讓大夫到我們家來給太太瞧病。而且一來就來了兩位御醫——楊御醫和王御醫都來了。兩位御醫都給太太診了脈,說太太這是生育時留下的舊疾,只要平時少勞累,少動怒,好好養著就成,日日用藥,反而不好。那楊御醫還給太太開了個方子,讓制成丸子,每日服一粒,給重孫喂飯都不是問題。老爺高興壞了,直嚷著要給兩位御醫立長生牌呢!”

    沒想到裴家老太爺讓兩位御醫都過來了。

    “阿彌陀佛!”郁棠忍不住雙手合十,念了一聲,心里對裴家生出無限的感激。

    不管裴家行事如何,裴家老太爺救了她母親的性命是真的,救了他們一家是真的。

    郁棠想起裴家老太爺病逝就在這幾天,頓時心中焦慮起來。

    她要不要給裴家的人報個信,或者是示個警?

    說不定裴家老太爺因此而逃過這一劫呢?

    可怎么才能給裴家報信、示警而不被懷疑她發了瘋,郁棠腦子里亂糟糟的,沒有主意,只是人隨心動,不由自主地往郁文的書房去,正巧看見郁文在送魯信和兩位御醫出門。

    “你家里還有病人,就不講這些虛禮了。”白胖和善的那位瞇著眼睛笑道,“裴家老太爺那里,還等著我們回信呢!”

    另一位須發全白的則冷冷地朝著郁文點了點頭,道:“我們過來,也是看在裴家老太爺的面子上,你要謝,就謝裴家老太爺好了。”

    郁文很是謙遜,道:“裴家老太爺那里我是一定要去磕個頭的,您兩位神醫我也是要謝的。”

    不過是幾句應酬的話,須發全白的已面露不耐。

    魯信忙道:“惠禮,你在家里照顧弟妹,我代你送兩位御醫回裴府好了。”

    郁文只得答應,悄悄塞了幾塊碎銀子給魯信,這才送了三人出門。

    郁棠立刻竄了出來,對父親道:“這下姆媽可有救了。您是怎么求的裴家老太爺?”

    郁文笑道:“得感謝你魯伯父。他說通了大總管,稟到了裴家老太爺那里,裴家老太爺慈悲為懷,立刻就讓兩位御醫來給你姆媽瞧病了。我都沒有見到裴家老太爺。”說到這里,他摸了摸郁棠烏黑亮澤的頭發,“這個恩情,你可要記住了!”

    郁棠迭聲應諾,問起裴家老太爺的病來:“知道是哪里不舒服嗎?”

    郁文道:“說是氣郁於心。可能是白發人送黑發人,一時接受不了。”

    既然如此,前世怎么就去世了呢?

    不會還有其他什么內幕吧?

    郁棠想到魯信之前提到的裴家宗主之爭,心里很是不安,但她又沒有什么阻止前世發生的本事。

    她該怎么辦好呢?

    就在郁棠發愁的時候,她突然發現父親和前世一樣,將家中祖傳的二十畝良田給賣了。

    “您拿這銀子做什么去了?”裴家老太爺的事還沒想出個辦法,她爹這邊又出了事,她不免有些氣極敗壞,話說得也很不客氣,“我不是說了又說,讓您別隨便賣家里的田地嗎?現在母親的病有了著落,家里的鋪子又沒有了進項,地就算是要賣,也應該慢慢地賣了給母親換藥吃!”

    楊斗星開的方子里有人參,常年累月,對于郁氏這樣的人家也是筆不小的開銷。
重庆时时一直跟大小 捕鱼达人3d刷金币封包 中彩票的前兆 棋牌游戏信誉排行榜 北京快乐8任选7计划 c 学多久之后可以赚钱 澳洲幸运8 玩游戏赚钱广告 江苏时时彩开奖号码 竞彩比分预测 双色球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记录查询 矿产赚钱吗 北京足球指数 投资15年小本赚钱加盟 有视讯的棋牌娱乐 新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