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1289章歲月如刀

第1289章歲月如刀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zwkdmmm.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巴掌下去北極冰熊被震傷,一口金色血液噴吐出來,落入大地,頓時直接形成了一個小型的湖泊一般。

    “他怎么戰力如此奇怪?”穆婉兒心驚肉跳,這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常識了。

    就是青木這個封神時期的人都露出了凝重之色。

    因為按理說,覺醒第八層以下與覺醒第八層有著天差地別的差距!

    一個是渡過了那道天劫,一個是沒有的,這絕對是一道分水嶺!

    但是此刻猶如鴻溝一樣的差距在洛塵面前竟然不存在?

    “快出手!”穆婉兒再也坐不住了,這樣下去,今日北極冰熊非得橫死在這里不可。

    而青木嘆息一聲,然后一揮手,渾身殺意四起。

    在他手中凝聚出來了一把青色的刀氣!

    這刀氣吞吐刀芒,仿佛是抽取了一小方天地凝聚而成的。

    “小輩休得猖狂,我來斬你!”

    青木猛地朝著洛塵劈出了一記刀芒!

    “不是說我不配你出手嗎?”洛塵猛地回過頭,神色帶著一絲鄙夷。

    “真不要臉,剛剛不是說不出手嗎?”

    此刻國內不少人開口罵道。

    因為一位蓋世者和兩位蓋世者出手,這其中絕對有著天差地別的不同。

    這其中絕對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簡單。

    就是一些內勁高手都明白這個道理。

    只是在洛塵眼中,一個人出手和兩個人出手,都沒有任何區別。

    “轟隆。”

    皇道龍氣橫陳而去,仿佛怒龍出海一般,要吞噬天地!

    可怕的氣息與那刀氣碰撞在了一起。

    青木刀氣只是剛剛一接觸,便寸寸斷裂!

    “嗯?”

    “不對,你這皇道龍氣不對勁!”青木猛地一聲大叫。

    他是封神時期的人,曾經見過帝辛施展皇道龍氣,也見過武王演化皇道龍氣。

    在他看來,這洛無極雖然也有皇道龍氣,但是又如何與帝辛和武王相比?

    但是此刻,洛塵這皇道龍氣一出,他一接觸,便察覺到了,洛塵這皇道龍氣簡直比帝辛和武王的還要厲害。

    “晚了!”洛塵一步踏出,左手橫擊而去,壓的北極冰熊剛要抬頭就被打的退了回去,右手一拳打出。

    青木手中刀氣橫斬,不得不回防!

    “這?”

    “確定這還是洛無極?”此刻就是國內那些熟知洛塵的人都不敢相信了。

    一人獨戰兩大蓋世者,居然絲毫不落下風!

    這是何等的霸氣滔天?

    與天權不一樣,天權本就是蓋世者,所以天權在華山一戰雖然不俗,但是絕對談不上驚艷。

    而洛塵不同,洛塵可是世俗之中的人,居然成長到了這種地步了?

    這一刻國內再也沒有人敢說洛塵當初華山一戰時是避戰了。

    有這份戰力,一人扛著兩大蓋世者的無匹戰力,需要避戰嗎?

    而且各大名山的人越發的心驚肉跳了,因為他們同樣深知洛塵就是世俗之中的人,并不是降臨而來的,但是卻打破了一個又一個禁忌!

    這一刻青木臉上也無光了,怒火沖天。

    他是前輩,曾經的王!

    縱然現在不是了,但是與北極冰熊聯手,今日要是拿不下一個人族后輩,那么日后還怎么在葬仙星混?

    尤其是還有曾經的同級別的獸王,鐵牛王等都在看著,這讓他面子上更加過不去了。

    所以青木怒吼一聲,徹底爆發了,天空之中青色染遍了整個天空,整個天空生機旺盛至極,在天空之中出現了一片又一片的參天大樹。

    驀地,天空之中一片落葉落下,但是這片葉子不是青色的,而是枯黃色了,仿佛秋風吹過,一葉而知秋般。

    這片落葉從天空落下,在距離洛塵附近的地方驀地停住了,仿佛天空化作了一汪池塘一般。

    “圣術?”有人詫異道。

    “萬載歲月后,圣術再現世間,居然是為了擊殺一個人族后輩,也不知是我等的屈辱,還是你的榮幸!”青木傲然開口道。

    而穆婉兒等人也長出了一口氣,他們的確都太小看這洛無極了。

    沒人想到,這個人族后輩居然有如此逆天的戰力,這樣的人,要是放在過去,怕是會驚動神靈親自傳下法旨,然后收入門下!

    只是此刻圣術已出,那么這一戰也就該結束了。

    青木早已經不再是王者了,但是圣術此刻還是能夠用出的。

    這一刻,如八月初秋,那片落葉落下,生機滅絕,漫天的樹木紛紛有落葉落下。

    虛空宛如一個大池塘,不斷被落葉打起漣漪。

    各大名山的人紛紛睜大眼睛,很多人甚至恨不得親臨現場去觀摩!

    此刻一股死亡的氣息朝著洛塵侵襲而來。

    “光陰如梭,歲月如天刀!”

    “這一刀,斬你畢生壽元!”青木負手而立,長發飛舞。

    這是歲月時間術法,這一門道術最為可怕和詭異,此刻就是鐵牛王等忍不住蹙眉了。

    只是唯獨在北方的衛子青和在新州的盤龍灣卻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而且他們這一刻才知道,洛塵傳給他們的那幾式術法怕是絕對不簡單。

    因為單單是洛塵傳下的那一手水中撈月,就不知道比這所謂的圣術高明到哪里去了。

    所以這圣術一出,其余人在擔心,但是唯獨這兩個人一點也不擔心,甚至覺得有些好笑。

    而洛塵看著那一式所謂的圣術,眼中同樣劃過一抹譏誚。

    “沒人告訴你,最好別再我洛無極面前冒用術法嗎?”洛塵開口道。

    畢竟當初在歐洲術法交流會上,洛塵單單是一個定身術都用的已經超凡脫俗了。

    更何況其他術法?

    “一葉知秋?”

    “你這只是叫做一葉障目而已罷了!”隨著洛塵這句話一落地,洛塵隔空一指。

    起初并沒有任何變化,但是緊接著,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不對勁。

    因為這一刻,全國的樹葉都在開始枯黃了,可以說這一刻,仿佛是真正的秋季到來了一般,而且不再是局限于九州市的天空,仿佛是全國一般。

    “歲月之術被你用的如此粗糙,簡直是辱沒了這一道門的威名!”

    “今日就讓你見識一下,什么才叫做歲月之術,什么才叫做歲月如刀!”

    洛塵這句話一落地,虛空之中的死氣剎那間退縮了,而在這一刻,洛塵探手一抓,全國仿佛進入秋季的那股氣息一下子就被洛塵抓在了手中!“斬!”
重庆时时一直跟大小